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錦姝緣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:周承燁登門造訪

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:周承燁登門造訪

    這一宿顧錦姝并未入眠,直至第二日顧鳴生帶著顧錦和回來時,她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青水呢?”

    瞧著顧錦和有些疲倦的面容,顧錦姝還是問道了一句,那孩子天生就是一個膽小的,昨日的事情怕是嚇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了別院一趟,同外祖母稟明了情況才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顧錦和雖然說得清脆,可眼圈還是微微有些泛紅,就算再堅強也僅僅只是一個十歲所有的孩子。不說周紫黛落在他身上的鞭傷讓他現如今疼痛的厲害,就說想到昨日那活生生的人今日尸體擺在自己面前,他的心便有些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你同他先待一會兒,我先去一趟書房。”

    顧鳴生說完直接去了書房,而姐弟二人則縮在一張床榻上,感覺到他顫抖的身體,顧錦姝更是拉住了他的手:“別怕,都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,他真的死了。”

    那個說話惡毒還不愛干凈的胖子就那樣直挺挺地躺在那里,當時送走的時候手還能動,為何就死了呢?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殺得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知道不是錦和殺得,錦和這么乖,怎么會殺人呢?”

    她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拍打著他的后背以示安撫,只是那一雙眼眸卻冰涼到了極點。這背后應當和周家脫不開干系,可為了將自己父親拖下水犧牲一個孩子的命值得嗎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周紫黛,她抽打在小弟身上的鞭傷她是記下了,日后必然讓她千般萬般還回來。

    ——顧錦姝自打重生最為看重的便是顧錦和,可周紫黛卻偏偏要踩踏她的底線。原本這一世可以無仇無怨的兩人,就這樣又不得不糾纏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得不感慨,命運有時候就是一張大網,網絡著所有人的命運,而這些人卻不自知罷了。

    直至顧錦和入睡,那眉頭上緊皺的眉結才慢悠悠地散開,而顧錦姝輕手輕腳地下了床榻,掩了掩她的被角這才朝著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進了顧鳴生的書房后,見他一個人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思忖什么,眉頭時而隆起時而平緩,而她則甚是自如地坐在了不遠處的椅子上,輕聲詢問:“父親,事情可是解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刺史大人會直接過問此事,原本以為這里面會有他的手段,可今天的事情他卻又開始迷糊了。

    若真的想要收回兵權,似乎也沒有必要替自己兒子洗刷罪責,可是昨日秦州書院門前的那個中年儒士確實是此事的罪魁禍首。原本被錦和推到那個男孩也不至于丟了命,可他卻是被硬生生捂死的。

    “那您……”事情既然解決了他為何還是一副愁云慘淡的模樣,而瞧著女兒詫異的眸光顧鳴生輕聲嘆息了一句,“總覺得事情有些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顧錦姝心底微微哂笑,既然和周家有關聯,這事情哪能簡單呢?只是有些時候難得糊涂也是活下去的最高保障。

    ——在這個人命賤如草的亂世與自己的上司鬧出不和,并不是多好的事情,有些時候和氣才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當然,在不觸碰底線的時候也可以最大化的為自己謀取有利的一面:“周紫黛呢?”

    “周大人大發雷霆,在州尹府拿起鞭子抽打了周紫黛,也算是給錦和了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那一鞭子一鞭子抽下去真是一點情面都沒有留,若不是他適時地勸阻了兩句,怕是那姑娘的命都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聽他這么一說,顧錦姝眼底的興趣愈發濃厚了起來,按理說周夏作為一州的掌權者確實要謀略又謀略,要手段有手段,可這次的事情是不是也太雷厲風行了一些?

    雖然不敢說他對周紫黛存著多少父女天性,可就這么一個女兒自然是嬌寵著,沒有想到居然為了將此事平息下去下了這般狠手,當也是一個做大事不拘小節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些天你好好照顧錦和,至于他和青水的學業我準備給他們聘請西席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秦州書院本是禮教之地,按理說應當不會有那般奸佞之輩才是,可那一日的事情卻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,當上頭開始腐敗的時候,下面的人無為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州書院從院長到夫子,怕是沒有一個配得上言傳身教這幾個字的人。

    “柳氏對他來說畢竟不親,你這一段時間也莫要讓人太靠近他,以免移了性情。”

    顧鳴生是過來人,知道人在遇到挫折的時候最容易移了性情,所以在這里悄聲叮囑女兒了兩句,這話也算得上掏心窩子。

    顧錦姝自是聽出他話語里面的回護之意,她輕點了點頭:“女兒明白。”

    上一世自己和錦和被騙出去的事情應當同他沒有關系吧!那個時候他雖然對他們姐弟二人照顧多有不及,卻也是真心為了他二人好,應當不至于到了虎毒食子的地步。

    ——再者說,他從來都不是一只虎。

    “她或許對你姐弟二人有些不周這處,可有些事情你們年齡還小不太理解,我終究是虧欠她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給她錦衣玉食的生活卻無法給她這顆心,甚至直至記憶蘇醒那一刻他再也沒有碰過她。他知道他只不過是一個自欺欺人的混賬,可他過不了那個坎。

    但凡看到那幾個孩子的時候,他總會想到和晚漁在一起說過的話,他這一輩子終究是虧欠了這兩個人。

    一個是愛到極致的后悔,一個是愧到極致的無奈。

    他愛晚漁,每每上墳的時候他總是不敢直視她的墓碑,他怕看到她憎惡的音容笑貌,怕她那一聲聲冷淡的輕嗤。他曾有一度不敢入眠,只要入了眠就會看到她滿目鮮血的樣子,看到她毫無感情的眼眸。

    他愛葉晚漁,哪怕時至今日依然愛得刻骨銘心,正是因為這份愛讓他對柳氏存了不少的愧疚。

    顧錦姝站在那里并未言語,只是淡淡地盯著他看了兩眼,二人之間的氣氛微微有些尷尬,可就是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管家中正的聲音:“老爺,刺史府的二公子求見。”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94_94691/33439617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土耳其崩盘靠什么赚钱 杏彩苹果 如何利用房子赚钱 炒外汇什么货币对赚钱 免费代理麻将棋牌软件 道闸机广告赚钱吗 如何发展副业赚钱买房 在线街机捕鱼 街头小吃摊赚钱吗 梦幻打图和拉镖哪个赚钱 美女捕鱼游戏中鱼等级 三国志8君主怎么赚钱 抖音视频赚钱是谁给的 众益彩票安卓 赚钱买性本善的动物 什么游戏可以跑商采药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