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春日遲遲歸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求個姻緣

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求個姻緣

    太妃是后宮中磨煉出來的,早就是人精一般,青城明顯是故意尋顧晚娘不是的,怎么會是偶然巧遇這般簡單。

    太妃也不曾多問,“想必是你不見了這般久,與你一道來的人,都在普濟寺里尋你尋得不知道怎么樣了。”

    顧晚娘倒是只忙著匆匆別開青城,卻是忘記了想必是驚蟄尋不到顧晚娘,都不知道著急成什么樣子了。

    顧晚娘別了太妃與梅淮陵,重新回到了放生池,只是雖然放生池的白霧,隨著那日頭逐漸升起,但是驚蟄卻是沒有站在原地尋顧晚娘了。

    尋不到驚蟄,顧晚娘也是一皺眉,往普濟寺里香客聚集地尋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爬上來這普濟寺需要九百九十九階的石階梯,但是心誠則靈,這里聚集的香客還是眾多。

    顧晚娘隨手攔住了一個小彌勒,“小和尚,你可知道住持何在?”

    “住持在后頭的禪房里禮佛,會見有緣香客,若是女施主想要去見住持,還請女施主去禪房外等候,想是若是女施主有緣,住持會請女施主進去談機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是知道,方才去尋住持的男香客,大約三四十的年紀,那人,你可知道何處去了?”

    小彌勒搖頭,拿著他那手里的紅布條,“小和尚不在住持跟前當差,女施主這些問題小和尚并不知曉,只是今日相遇便是緣分,女施主不妨拿我這手里的一條紅布條,去那千年銀杏樹下,掛個紅布條,求個好姻緣?”

    小彌勒已經是將紅布條遞到了顧晚娘的手里,顧晚娘不得不接,只是顧晚娘接了,也不知道從何求這姻緣。

    等到顧晚娘看著那紅布條發呆之事,那小彌勒已經是走遠了,顧晚娘不遠處正有一個合抱之木的古銀杏,古銀杏之上掛滿了紅布條。

    而銀杏樹下,站著形形色色的善男信女,有些是為自己尋姻緣的,而有些是為別人尋姻緣的。

    顧晚娘感覺到自己手里的紅布條,在吹拂起的風中搖曳,不曾去掛紅布條求姻緣,轉身就去了住持解惑的禪房。

    倒不是那小彌勒說得,在那僧房之外,等候著許多的人。

    院里,只有一個穿著著白色錦衣的男子,渾身氣度溫潤如玉,有些熟悉,但是又有些遙遠了些。

    顧晚娘走近,倒是那男子先回過頭來了,沖著顧晚娘溫潤一笑。

    顧晚娘瞧著眼前的人一怔,“梅先生。”

    梅從嘉倒是笑著,“從前記得你時,你只是個八九歲的女娃娃,在族學里讀書練字,倒是現在,已經出挑成一個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勞煩梅先生還記得晚娘,八九歲之時的事情,連是晚娘都是記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梅從嘉:“你八九歲之時的事情,你不曾記得,而我記得,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顧晚娘見著眼前的梅從嘉,仿若是與自己八九歲之時,在族學中見到梅從嘉并無任何的不同,且是那般大學士加身,也不曾見他變了分毫。

    “這多年的時間,在梅先生眼前,倒是像是昨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昨日倒已去,現在只是今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顧晚娘:“住持的僧房中,可是還有別的香客?”

    若是不曾有別的香客,那梅從嘉也不必,站在這院中,等這般久了。

    顧晚娘只見著梅從嘉搖頭,“住持的僧房中的香客,是你的父親顧三爺,只是顧三爺已經是離開半刻鐘的時間了,好似是……你的丫鬟說你不見了,便是去尋你了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半刻鐘之前,顧三爺與驚蟄便是一驚開始尋顧晚娘了。

    “那梅先生在此處,站著作甚?”

    “等一個有機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機緣之人可是尋到了?”

    梅從嘉似笑非笑,“許是已經尋到了。”

    顧晚娘:“不知道梅先生可是知道我父親與我的丫鬟,去何處尋我了?”

    “想是以為你懷戀生母,便去普濟寺后院的荷花池,瞧著那荷花憶母罷了。”

    顧晚娘甚小的時候,顧三夫人曾經帶著顧晚娘去過一次的普濟寺的荷花池,普濟寺的荷花池很大,順著遠處還可以看到不遠處,另一座山上的清河山的荷花池。

    只是那時顧晚娘都是方才記事的年紀,若是不是梅從嘉有意提醒,顧晚娘都是忘記了。

    “若有重復,刷新后再觀看”

    顧晚娘別了太妃與梅淮陵,重新回到了放生池,只是雖然放生池的白霧,隨著那日頭逐漸升起,但是驚蟄卻是沒有站在原地尋顧晚娘了。

    尋不到驚蟄,顧晚娘也是一皺眉,往普濟寺里香客聚集地尋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爬上來這普濟寺需要九百九十九階的石階梯,但是心誠則靈,這里聚集的香客還是眾多。

    顧晚娘隨手攔住了一個小彌勒,“小和尚,你可知道住持何在?”

    “住持在后頭的禪房里禮佛,會見有緣香客,若是女施主想要去見住持,還請女施主去禪房外等候,想是若是女施主有緣,住持會請女施主進去談機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是知道,方才去尋住持的男香客,大約三四十的年紀,那人,你可知道何處去了?”

    小彌勒搖頭,拿著他那手里的紅布條,“小和尚不在住持跟前當差,女施主這些問題小和尚并不知曉,只是今日相遇便是緣分,女施主不妨拿我這手里的一條紅布條,去那千年銀杏樹下,掛個紅布條,求個好姻緣?”

    小彌勒已經是將紅布條遞到了顧晚娘的手里,顧晚娘不得不接,只是顧晚娘接了,也不知道從何求這姻緣。

    等到顧晚娘看著那紅布條發呆之事,那小彌勒已經是走遠了,顧晚娘不遠處正有一個合抱之木的古銀杏,古銀杏之上掛滿了紅布條。

    而銀杏樹下,站著形形色色的善男信女,有些是為自己尋姻緣的,而有些是為別人尋姻緣的。

    顧晚娘感覺到自己手里的紅布條,在吹拂起的風中搖曳,不曾去掛紅布條求姻緣,轉身就去了住持解惑的禪房。

    倒不是那小彌勒說得,在那僧房之外,等候著許多的人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書客居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94_94382/3343962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捕鱼大亨官方网站 王者荣耀体验服官网 用百度app赚钱吗 能量元怎么买可以赚钱 实况足球赚钱队 类似58同城app怎么赚钱的 洗衣店赚钱联系澳洁 心内科赚钱还是心外科赚钱 赚钱不容易的漫画图片 千炮捕鱼无限金币钻石版 微信百事通赚钱吗 东升彩票安卓 赚钱猫不要兼职猫 星悦福建麻将外挂 飞机场餐饮到底赚不赚钱 老公天天不回家 不管孩子不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