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畫堂歸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乎意料

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乎意料

    見過朱太夫人,要去包氏那邊用早飯,衛宜寧的步子有些慢。

    九月露重,太陽升起來一丈多高,地上的薄霜還依稀未化,碎芒點點,讓衛宜寧想起老凌河的嚴霜。

    衛宜宓走在她后面,秋水眼噙著三分得意七分不屑,衛宜寧那蠢貨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擺了她一道。

    吃飯的時候,衛宜寧總是全神貫注的,仿佛天底下的頭等大事就是吃。

    衛宜宓最見不得她這個樣子,饑民一樣,一定是流放那幾年餓怕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燕王府派人來送帖子。”國媽媽從外頭進來,雙手捧著個寶石鏨花的拜匣,里頭放了一張邀貼。

    衛宜宓聞言大喜,這一定是燕婷貞邀請她的。

    衛宜寧還在吃,似乎一點兒沒分神。

    “等一會兒你就吃不下去了。”衛宜宓忍不住想象衛宜寧知道燕九小姐沒請她之后的尷尬,絕對可以讓自己笑上好幾天。

    “拿過來我看。”包氏拭干凈手,把帖子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裝在檀香木匣子里的云軒箋帶著淡淡的香氣,燕婷貞字如其人,娟秀清雋,如一叢修竹。

    “宜寧,九小姐邀你上午去擎西王府做客,”包氏看了帖子后對衛宜寧說:“吃了飯趕緊去梳妝打扮,不要叫燕府的馬車久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衛宜宓近乎失態地喊道:“沒有請我嗎?”

    包氏不動聲色的看她一眼,說道:“韋家是宜寧的義母家,九小姐要去,自然是邀請宜寧同往更合適。”

    實際上,包氏心中也略感不滿,但她不能輕易動怒。

    對于衛宜寧,她更愿意擺出一副慈悲長者的姿態。唯其如此,才能更好的拿捏她。

    實在不行,只要虛情假意地放低身段相求,衛宜寧也會礙于面子不好拒絕,而一旦撕破了臉,就不好再用軟手段了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要顧及燕家人的面子,自己太露骨,萬一被柱東王府的人知道,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衛宜宓之所以如此失態,主要是她有心理預期擺在那兒。

    燕婷貞膽小文靜,一定接受不了衛宜寧的野蠻過往,自然就會疏遠她。

    可為什么還要邀請她一起去擎西王府?難道只是為了兌現之前的約定嗎?

    衛宜寧慢慢地吃完了最后一口糖蒸塞上酥,一臉單純地說道:“姐姐不是怕貓嗎?韋家的五小姐專愛養貓,她家滿院子都是貓。”

    包氏聽了,知道這里頭一定有自己不清楚的關節,顯然衛宜宓是叫人裝進去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她的這個大女兒比小女兒要穩重,但終究只是個孩子。

    又何況關心則亂,她一心想要和燕家人親近,反倒容易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“宜宓,你不去也好,我正有事讓你做。”包氏替自己的女兒找臺階下。

    衛宜宓縱使心有不甘卻也不能怎樣,只得咬咬牙,把不甘心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,夫人分派你的事,若是你忙不過來,我們盡可以代勞。”衛宜室好容易等到了一個可以開口的機會,趕緊獻殷勤。

    “是呢,我們天天閑的很,就盼著有什么活可以做。”衛宜家也緊著巴結。

    “你們既然這么閑,干脆到祠堂里去抄寫家訓好了!”衛宜宓把怒氣都出在了雙生女身上:“沒事少裹亂!”

    衛宜室衛宜家嚇得低垂了頭,她們本來是想討好衛宜宓,可對方臉酸心硬,跟本不承情。

    包氏輕輕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都吃完了吧?該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

    衛宜寧回到自己的住處,換了件衣裳,又去跟朱太夫人稟告一聲,才出了門,坐上燕家派來的馬車。

    馬車先到柱東王府,接上燕婷貞,然后才往擎西王府來。

    燕婷貞一見衛宜寧就笑著說:“我昨天給韋家姐姐遞了帖子,知道你沒什么事,就叫人趕了車去接你。你家老太太的病好了嗎?”

    衛宜寧看了她一眼,燕婷貞內向不假,但一點兒也不笨。

    她臨時給自己下帖子,不是因為不尊重自己,而是怕帖子遞早了節外生枝。

    派來馬車是為了給自己減少麻煩,免得衛家人說她事多,總是勞動別人。

    燕婷貞一見面就問自己祖母的身體,說明老太太生病這件事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過是一點小病,何至于驚動柱東王府的人?

    只能說明在此之前有人對她提起此事,并且一定是衛家人,聯想起前日的種種,一定是衛宜宓無疑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已經大安了,”衛宜寧烏發高綰,雙鬢鴉雛色,似有月亮的清輝落在上邊:“我給你帶了新做好的豇豆坨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燕婷貞高興的像個孩子:“我早飯沒怎么吃,這個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小巧的食盒被打開,豇豆特有的甜香縈繞在鼻端。

    燕婷貞深吸一口,迫不及待地拈了一塊放進嘴里,雙眼彎彎,顯然滿意極了。

    “宜寧,你真好!”燕婷貞說著又往衛宜寧身邊湊了湊。

    衛宜寧覺得今天的燕婷貞比以往都要更加親近自己,難不成衛宜宓在她面前給自己美言了?

    只是她哪里會有這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都跟你說了什么?”衛宜寧實在好奇。

    燕婷貞兩頰鼓鼓,像一只貪吃的小老鼠,衛宜寧問的直接,她答的也坦誠:“她說你在老凌河沒少殺生,而且過的是茹毛飲血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?”衛宜寧當然知道衛宜宓不會說自己的好話,不過她說的也不是假話,這樣做的目的自然是離間自己和燕九小姐。

    燕婷貞一向膽小,聽了后定然會被嚇到,從而不敢再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衛宜寧一定是想到了這些,才會用到這樣的辦法。

    她只是奇怪膽小的燕婷貞為何知道之后不但沒疏遠自己,反倒更加親近了,這點連她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燕婷貞嘴里的食物還沒嚼完,舔了舔嘴邊的糕屑道:“我最怕什么蛇啊,狗啊之類的了。你那么厲害,什么都敢殺,什么都敢吃,有你在我身邊,我還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衛宜寧忍不住失笑,原來九小姐把她當成了保護神給自己壯膽。

    衛宜宓若是知道燕婷貞心里的真實想法,想必下巴都會氣歪了。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87_87236/30976199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