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玄幻小說 > 大唐封魔錄 > 正文 83、燕山谷口

正文 83、燕山谷口

    83、燕山谷口

    叛軍攻克洛陽后,安祿山派段子光為使者,帶了東京留守李憕、御史中丞盧奕、御史蔣清三人的頭顱,在河北諸郡示眾以耀軍威。

    及至平原郡時,顏真卿擔心守城將士看到三位大人的頭顱時,會因為恐懼而動搖軍心,便對諸將鼓氣道:“吾素識憕等,其首皆非是。”《新唐書》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:我與李憕等人是故交,怎么會不認識他們的樣貌,這些頭顱根不是他們的,不要中了敵人的奸計。

    暗中,顏真卿則派出人馬殺了段子光,奪回了三位大人的首級,以草木編做人身,好生安葬了。

    當時,顏真卿的堂兄顏杲卿擔任常山太守,顏真卿又與之暗中聯絡,商議除賊大計,最終顏杲卿暗中組織義軍,設計殺了叛軍將領李欽湊,生擒了高邈、何千歲,收復了常山郡。

    河北先后有廣平、巨鹿、趙郡、上谷、文安等十七郡響應歸附,推舉顏真卿為盟主,朝廷遂任命其為河北招討采訪使,組織起總計二十萬兵馬的抵抗力量,從中截斷了叛軍的交通聯絡,重創了叛軍大后方。

    顏真卿、顏杲卿兄弟組成的抵抗聯軍,成為了平定安史之亂的重要力量。

    天寶十五年(公元756年),為鞏固后方局勢,安祿山指派史思明掉頭反擊十七郡聯軍,大部分郡縣再次失陷。

    顏杲卿之子顏季明守城戰死,顏杲卿,幼子顏誕、侄子顏詡,常山長史袁履謙,被俘后掠至洛陽。

    安祿山假借昔日提調之恩,詰問顏杲卿“負汝何事而背我耶?”《舊唐書》。

    我有什么對不起你的,你竟背叛與我?

    顏杲卿破口大罵:“我世為唐臣,常守忠義,縱受汝奏署,復合從汝反乎!且汝本營州一牧羊羯奴耳,叨竊恩寵,致身及此,天子負汝何事而汝反耶?”《舊唐書》

    你安祿山本是營州一個放羊的羯族奴隸,騙取皇上的恩寵,才有了榮華富貴,天子又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,你竟反叛朝廷?

    顏杲卿一介儒生,面對群寇,毫無懼色,義正辭嚴,惹得安祿山惱羞成怒,命人將他綁到了皇城外洛水上的天津橋上,斬斷了他的手腳,令人生吃其肉。

    叛軍見其依然罵不絕口,憤怒之下,殘忍的用鉤子鉤斷了他的舌頭,顏杲卿依然不懼不畏,含含糊糊的罵不絕口,直至在叛軍的凌遲之刑中死去。

    顏誕、顏詡、袁履謙,同樣先是被斬去了手腳,最后被叛軍殘忍的碎割至死。

    忠君保民,死拒叛賊,顏氏一門忠烈。

    此時,獨孤歡已經來到了平原城前。

    冬日的朝陽掠過高大的城墻,在大地上照出一片希望的暖光。

    果然和傳說中的不假,平原郡的城墻比起普通的郡縣城墻,足足高出了丈余,沿著城墻修筑了許多馬面(就是一段城墻上突出來的一段),十分利于堅守。

    守城的兵士個個精神抖擻,毫無懈怠之意。

    經過一系列的盤查之后,守城的將官這才下令放下吊橋,放獨孤歡進了平原城。

    當前固守平原郡的總計有一萬五千余兵馬。其中的朝廷正規軍——靜塞兵原本只有三千人,顏真卿在招收的義軍中挑選精兵良馬,將原本的靜塞兵擴充到六千五百人,并分成了浩然營、正氣營兩支精銳。

    在獨孤歡到達平原的第二天一早,顏真卿就在浩然、正氣二營分別提調了五百精騎,各自由馬相如、李護帶領,顏真卿親自統帥,隨著獨孤歡向著燕山的方向馳去。

    安祿山叛亂之前,顏真卿曾經暗中派出斥候營在河北諸郡探查地形,在看過史思明描繪的黑龍逆脈路線后,顏真卿心下了然,繞開叛軍所占州縣,專走偏僻小徑,一路上倒也十分順暢。

    獨孤歡也曾與軍隊打過多次交道,但凡驍勇善戰之勁旅,士卒往往狠勇外露,不乏跋扈之氣,但觀顏真卿所率之浩然正氣,人自禁聲馬自奮蹄,一路上軍紀嚴明,步履整齊,驍勇之上更多了幾分巍巍正氣。

    軍中傳聞,說是顏真卿練兵,不僅訓練士卒格斗軍陣之法,更教育士兵孔孟儒學、忠君愛民的道理,如今看來這傳聞應是不假。

    顏真卿在長安做御史的時候,獨孤歡已在大理寺任職,兩人也屬舊識,寒暄問詢了一番后,又認真查驗了郭子儀的書信和兵符,這才把酒暢談。

    “史思明——要歸降?”顏真卿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這件事也是張繼武兄弟促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張氏一門本是世家大族,本官與他家老太爺也有幾分交情,當初為了能夠保住平原郡,本官曾四處游說河北一代的門閥望族,他家老太爺慷慨解囊,資助了不少錢糧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這樣的事情?也沒聽張氏兄弟提起過。”獨孤歡喜道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張氏兄弟只是走投無路,這才歸順朝廷,沒想到他的父親竟是一位如此識大體知大義的愛國之士。

    “恩,張老太爺崇信儒學,為人中正忠義,在鄉里素有美名,我想他暗中援助朝廷的事情,也沒對兒子們提起過。”

    “這倒也說得通,他們長在安祿山麾下,萬一有什么差池,便是滅族之災。”

    “是,所以張氏歸順,本官倒也不覺得驚訝,只是這史思明么——”

    顏真卿對史思明的態度還是有所保留的,但是大局當前,自己似乎也不該多做妄議,以免影響了朝廷的招撫大計。

    “顏大人,是不是當年史思明重奪河北諸郡時,殺了杲卿公及子侄諸將的事,令大人心有余悸?”

    顏杲卿一家三口及部下諸將,被史思明掠至洛陽,終遭**凌遲之事,獨孤歡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聽獨孤歡這么說,顏真卿臉色一正:“呵呵,獨孤大人這么說,就忒看輕了顏某了,兄長一門忠烈,乃是為國家大義而死,如今史思明若真心歸順朝廷,一來能早日恢復大唐一統,安定天下,二來,也能使得百姓免遭涂炭,少受戰亂之苦,這也是國家大義,顏某豈是因私狹隘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獨孤失言了,我只是想側面了解一下,顏大人對史思明的了解,以及對他的歸順是否有什么顧慮,獨孤不善言辭,還望顏大人包涵。”

    顏真卿回首望了望,堂上靠墻,擺著的正是這些年來河北諸郡反抗安祿山叛軍,而被殺害的文官武將的靈位,其中正有顏杲卿父子、李憕等人的靈位,隨即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無妨,哈哈,怎么?這些年來獨孤老弟還是老樣子,不喜與人交游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算是老樣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結交些朋友,不是什么壞事,雖然長安那種地方魚目混雜,不過,總是不乏俊杰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呃,顏兄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史思明若能真心歸順,自然是一件好事,此人治軍嚴苛,驍勇殘忍,所襲郡縣莫能之守,可以說是安祿山的左膀右臂,也是我軍的一個勁敵,他歸順了總比跟著安祿山強。”

    說完,顏真卿笑著用力點了點頭,似乎已經說服了自己——兄長和侄兒的仇,同國家大義和百姓安居樂業比起來,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“顏兄胸懷令人欽佩。”

    “獨孤老弟說笑了,不過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聽說你一直追隨一位終南山的道人修煉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過只是練些拳腳功夫,強身健體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那顏某就直說了,你知道顏某乃是一介儒生,子不語怪力亂神,對那些什么黑龍之夢龍脈什么的說法,實在不敢茍同,想不到就連郭子儀、李泌兩位大人,竟還信這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獨孤歡笑了笑,沒有言語,臨行之前郭子儀就提醒過自己,顏真卿對佛道巫卜之類不以為然,不必太過強調龍脈之事,見機行事即可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話?你們道家對于龍脈之類,可有什么說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道門本起于老莊,然而后世流派駁雜,有人修心練氣,有人追求煉丹成仙,也有人把五行八卦同道門玄術糅合,做一些占卜問命窺伺天機的事,至于龍脈之說應該是那些妄圖窺伺天機的人,自作的說法。”

    “天機——依顏某看,所謂天機不過是民心向背罷了,安祿山之流起初的確靠著一些邪說,的確籠絡了不少人心,及至后來他的貪婪令私欲愈發膨脹,殘忍暴戾,涂炭生靈,這樣的人就算給了他天時地利,終究會敗在民心之上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疾馳,獨孤歡緊緊隨在顏真卿的馬后,他的背影漸漸與這正氣浩蕩的軍陣重疊在了一起。獨孤歡不禁想起昨日的閑談來,有這樣心胸豁達的忠勇之士,實在是大唐和百姓的福氣。

    顏真卿率領的浩正兩營,都是快馬輕騎,每人只帶了七日的干糧,軍械也盡量從簡,是以日落之前便來到了史思明所說燕山谷口二十里之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斥候飛騎報告說,前方山谷之處修起了一座城寨,約莫有一千多人駐守在那里,要想進入山谷必須先要突破那座城寨。

    “什么?當初史思明的情報里并未提到這一處城寨。”獨孤歡謹慎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按史思明在地圖上的標注來看,就該是前方的山谷沒錯兒了,至于城寨之事,也可能是后來新修的,畢竟已經自立做了皇帝,很多事可以大張旗鼓的做了。”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84_84708/3097615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