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405章 劃清了界限

正文 第405章 劃清了界限

    聲音輕柔。

    云長歌愣了一下,看了一眼神色清冷的華御堯,唇角微勾,伸手將他推了出去:“去吧,你的事情還是需要解決一下。”

    華泠雨感激的看了云長歌一眼,又深深的看了華御堯一眼,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走。

    華御堯盯著華泠雨空蕩蕩的袖管發呆,最終還是抬腳跟著她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華泠雨停住腳的時候,并沒有回頭,她低著頭想了很長時間:“哥哥,我一直都很難過,但是又覺得自己做的沒錯。可能我活該吧,做了這么多錯事,最終也算是付出代價了。”

    華御堯看了一眼華泠雨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可能他曾經是有過幾分怨恨的,也有幾分不甘心。但最終,他還是將所有的情緒收斂了起來。

    當世界上唯一一個和他親近的人都背叛了他的那一瞬間,華御堯就知道,只有他自己的強大,才是最有力的生存手段。

    當所有人都追殺他,所有人都指責他就是一個錯誤的時候,他也最終慢慢學會了自我保護。

    從一個稚氣未脫的少年,迅速成長為一個冷面魔尊。其中的苦難和心酸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只是這么多年,他早就習慣了。習慣了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,也習慣了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云長歌的出現,更像是照入他心底的一道光芒。

    從第一眼開始,可能就已經走到了他的心底。

    “無妨,都過去了。”華御堯淡淡的開口,“你沒必要自責,你已經付出過代價了。”他看著她慢慢轉過身,微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華泠雨的眼眶通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其實我又一次出現在你們面前,還是挺困難。”華泠雨看著華御堯,“長歌是個好人,你們兩個在一起很好。從今往后,忘掉以前發生的一切吧,就當我們……”她忽然深吸一口氣,“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放下多年寄存在心底的感情需要莫大的勇氣,而現在,華泠雨覺得自己準備好了。

    華御堯有些意外的看著她,確定她沒有開玩笑之后,就果斷的點頭:“好。”

    朋友嗎?倒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華御堯忽然覺得心里輕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日子在過了大概有一周左右之后,衛薇安在某一天夜晚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阻止了所有人出去找。

    “她去了她想去的地方,會回來的。”云長歌淡淡的開口。

    幾個人都愣住了,隨即就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魏應齡攥了攥手,似乎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云長歌看了他一眼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衛薇安一路跑到了孟靈派,孟靈派的防守雖然嚴格,但是對于她而言,卻是可有可無的存在。她輕松的突破重圍,迅速確定了方位,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后,她才推開了房門。

    門內,少年背著她站著,微弱的燭光輕輕搖曳。多日不見,似乎越發的清瘦了。

    “孟哥哥……”衛薇安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孟一風明顯的顫了一下,有些遲疑,似乎在考慮什么,在幾秒鐘之后猛地轉身,看到衛薇安的那一瞬間,眸子迅速的亮起來,但很快的又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來做什么……”久違的見面,孟一風的語氣卻格外的疏遠清冷。

    衛薇安滿腔的思念在這一刻,瞬間被澆滅。

    來干什么?這是孟一風問她的問題嗎?衛薇安看著孟一風,走進來,將房門關上,忽然就笑了:“我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孟一風背在身后的手死死的掐進手掌里,已經滲出血絲,他卻渾然不覺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孟一風點頭,“你應該也都知道了吧?你如果繼續跟著長……云長歌他們,我們就注定是敵人。”他抬起頭,定定的看著衛薇安。

    衛薇安本以為自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,但在這一刻,她還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孟哥哥,你舍得嗎?”衛薇安的聲音不算大,低低的。

    女孩穿著一件月白色的輕紗長裙,外面披了一件淺黃色的披風,柔軟嬌嫩的不像話。她的眼眶微紅,雖然嚴重帶著淚,卻倔強的不肯掉下來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那里,微微顫抖著。

    讓人看著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孟一風只覺得心里忽然被生生挖空了似的。

    舍得嗎?哪里舍得?可是又能怎樣?

    爹爹肯定是不可能放過天淵派他們了,如果他執意和衛薇安他們來往,他們肯定會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如果他認命,和他們劃清界限,可能衛薇安就不會受到傷害。哪怕他知道中靈界已經很少有人能傷到她,他卻還是擔心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孟一風的唇死死的抿著,最終,艱難的要點頭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衛薇安忽然撲進了他的懷里,帶著滾燙的淚和熟悉的香氣,和他撞了個滿懷。

    孟一風下意識的抱住她。

    衛薇安越發的嬌弱了,比起他們上次見面,瘦了好多。他幾乎不費力氣就能將她輕輕的抱起來,這種輕飄飄的感覺,讓他沒由來的心慌。

    “孟哥哥,別說了……”女孩低低的啜泣著,祈求著,身子輕輕的顫抖,手死死的拽著他的衣角,就像是拽著最后一棵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孟一風終于忍不住了,將人緊緊的擁在懷里。

    “安安,你聽我說。爹爹不可能放過天淵派,也不可能放過華御堯和長歌。”孟一風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“我和姐姐若是不假裝順從,爹爹肯定會拿你們開刀。”

    衛薇安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衛薇安抱著孟一風,心一點點的放下來,“你和樂婷姐姐真的沒事嗎……”

    孟一風點頭:“安安,以后不要冒險過來了。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,好嗎?”他看著她清澈的眼眸,聲音溫和,“我說過了,一定會護你周全。若我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,還算什么男人。嗯?聽話好嗎?”

    衛薇安還想要說什么,卻被他的眼神給制止了。

    她抿抿嘴,艱難的點頭。

    答應他,從此之后,再見就是敵人。

    而在另外一邊,魏應齡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孟樂婷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了,我考慮一下,你煩不煩……”孟樂婷煩躁的轉身謾罵,在看到魏應齡的時候,愣住了,“怎么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魏應齡笑起來:“不然呢,你以為是誰?”他雙手抱胸,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孟樂婷忽然就來氣了:“怎么著,來打架?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!”魏應齡輕哼一聲,迅速催動了靈力。

    兩個人直接打了起來,沒有任何的交流,一招一式打的有板有眼,酣暢淋漓,最終對視著對方,看著對方臉上掛了彩,又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啊,居然有進步。”孟樂婷挑眉,用手背抹了抹臉。

    魏應齡挑眉:“那是當然,也不看看我是誰。”

    越發的得瑟。

    孟樂婷白了他一眼,忽然心情就順暢了。

    “我說,再見面就是敵人了,你最好做好挨揍的準備。”孟樂婷撇了魏應齡一眼,裝作不在意的樣子,緩緩的開口,實際上心里已經懸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沒想到魏應齡卻笑了:“行啊,見一次打一次,我要把以前從你身上挨的打都打回來。”

    原本沉重的心情,忽然就沒了。

    孟樂婷笑了:“行,我等著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相視一笑,默契的像是多年的老朋友,有一種奇異的感覺悄悄蔓延開。

    “幫我……給長歌說一聲對不起。”孟樂婷忽然又開口,“似乎沒法繼續做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打住。”魏應齡連忙開口:“長歌說了,就算是敵人,也改變不了是朋友的事實。她這個人認死理,你最好別和她犟嘴。”

    孟樂婷有些意外,心里卻溫暖了起來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來吧,抱一抱,以后可能就要一直挨揍了。”魏應齡忽然伸出雙手,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和平時無異。

    孟樂婷笑的燦爛:“好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輕輕擁抱,心跳的越發的快起來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黎明,該回去的也都回去了。

    孟樂婷和孟一風就像是有心靈感應似的,都走出了房門,在院子的門口碰面,兩個人的眸子里都帶了幾分溫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到了大殿。

    孟項羅看著兩個人,忽然就笑了起來,他緩緩站起來,笑呵呵的點頭:“我就知道,我孟項羅的孩子絕對不可能是叛徒。等報了你娘的仇,爹爹就不管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孟一風微微點頭:“嗯。”

    孟樂婷只是點頭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孟靈派常年給上靈界提供的人才也不少了,遲遲都沒有反饋。這些日子我正在問。你們等著看吧,一旦有上靈界的人愿意幫忙,我們就贏定了。”孟項羅信誓旦旦的開口。

    上靈界?

    兩個人愣了一下,默默看了對方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相信?”孟項羅大笑兩聲,“實話告訴你們吧,上靈界雖然不愿意管中靈界的事情,但是總有那么幾個閑的難受的,對于幫我們,可能也就是舉手之勞。”

    孟項羅一邊說著,一邊命人上菜:“來來來,爹爹今日高興,喝一杯?”說著,他伸手倒酒。

    孟一風接過酒杯,深吸一口氣,一揚脖,一飲而盡。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30249420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