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363章 下跪叫祖宗

正文 第363章 下跪叫祖宗

    云蒙派尊者輕笑一聲:“這孩子性子本就古怪,說好久都沒活動手腳了,讓我幫忙報名。真不巧啊,這第一輪就碰上云長歌了,看來你們門派確實時運不濟啊。”

    天淵派尊者看了一眼這少年,臉色也變了,手心都冒出汗來。

    “幸好不是我們門派遇到。”鳳華派尊者拍了拍胸脯,長舒一口氣,笑瞇瞇的看著天淵派尊者,“不過你們門派的運氣可真差,怎么抽到的都是云蒙派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天淵派尊者挑挑眉,也不著急:“風水輪流轉,今天把壞運氣全都花光了,說不準很快就有好事發生了呢。”

    云蒙派長老撇了他一眼,一臉的不屑。

    就裝吧,看他們這個強大的弟子把云長歌給殺了,他還能不能裝得下去!

    云長歌站在臺上,謹慎的觀察著對面的人。對面的人一直沖著她笑,笑的又陰森又詭異。

    “長歌,這個人身上有很強的毒。”櫻修忽然很著急的開口。

    云長歌愣了一下,在裁判宣布比賽開始的一瞬間,迅速的把櫻修召喚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叫莊朦非,守護靈是靈蛇。”對面的少年開口,也催動靈力,數條綠油油的小蛇迅速的出現,吐著信子,眼睛死死的盯著云長歌。

    云長歌抿抿嘴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可能你還不知道。”莊朦非忽然古怪的笑了,“我們整個莊家,都是劇毒世家,從很早的時候開始,一直到現在。所以……縱使你有天大的本事,也躲不掉我的毒素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挑眉,看了櫻修一眼。

    櫻修一聽來了興致:這么厲害的世家?她倒是真想要見識一下。

    莊朦非催動靈力,伴隨著粉色靈力出現的,是詭異的綠色光芒,這些小靈蛇就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一樣,迅速的往云長歌的方向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蛇只有小手指大小,若是一個不留神,就會被咬一口。

    櫻修迅速的催動靈力,擋在了云長歌面前,袖子輕輕揮動兩下,形成一面屏障,擋住了這些靈蛇的攻擊,抬頭看著莊朦非。

    莊朦非一直在笑,對于自己的失手一點都不惱怒,反而覺得很好玩似的,歪歪腦袋:“你這守護靈倒是有意思,長得可真好看,如果我殺了你,這守護靈我能拿走吧?”

    聲音依舊古怪,還透著幾分尖銳。

    即便是殘忍又狠毒的話,下面的那些弟子們也像是瘋了一樣的喊著他的名字,給他加油。

    莊家,是中靈界不能惹的家族,精通劇毒,性格也極為陰郁。一旦招惹,后患無窮。

    下面這些弟子們,除了天淵派的之外,哪有喜歡云長歌的?所以全都給莊朦非加油,期待他把云長歌這個下賤的罪人打的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云長歌唇角微勾:“你想的可真美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櫻修就率先發動了攻擊,粉色的煙霧彌散開,她的腳上就多了一個鈴鐺,白皙的皮膚在紅色繩子的映襯下顯得越發嬌嫩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鈴鐺都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些靈蛇在短暫的遲疑之后,居然調轉了方向,朝著莊朦非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!”臺下的弟子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云長歌這個賤人到底用了什么妖術!”

    “一個下靈界的罪人,居然想要出風頭,真是該死!”

    這樣的聲音多的很,一個個的全都像是和云長歌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樣,說著惡毒的話,詛咒著云長歌趕緊死了清靜。

    天淵派的弟子們氣壞了。

    “長歌加油啊!”

    “你們再罵一句試試!”

    “下靈界的怎么了?不也是人嗎?還是說你們都不是人?”

    天淵派的這群弟子們,和云長歌幾個人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后,特別是在魏應齡的熏染下,性格也漸漸的被帶偏了。

    臺下的弟子們吵的火熱,臺上的云長歌和莊朦非也打的越發激烈起來。

    莊朦非一點都不意外出現這種狀況,反而是笑笑:“你這守護靈可真有意思,聽說可以解毒,也不知道能解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他的眸子里帶了幾分探究,再次揮手,綠色的霧氣中,這些小拇指大小的蛇忽然變成了五六倍大小,再次沖著云長歌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云長歌迅速催動靈力,櫻修也在這個時候釋放出了白色的霧氣。

    兩種霧氣迅速接觸,緊接著,綠色的霧氣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云長歌唇角微勾:“你試試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其實她也很想知道,櫻修能不能抵擋的住莊朦非的攻擊,畢竟莊家可是整個都屬于云蒙派,如果她應付不了,日后就是一個巨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莊朦非輕笑:“口氣不小。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是輕蔑的,在他看來,玩毒,只有他們莊家才是最厲害的。云長歌也不過是靠了一個守護靈而已,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

    在第一波試探之后,他就釋放了第二波的毒氣。

    櫻修似乎一點都不在乎,就站在云長歌的面前,這些毒氣就一點都近不了他們的身。

    莊朦非仔細觀察了一下,忽然笑起來,似乎有了確切的把握,再次催動靈力的時候,就換了另外一種方式。只一瞬間,一股紫色的霧氣就迅速籠罩了演武臺。

    “云長歌,我是來殺你的。”莊朦非的話透過紫色的霧氣,漫不經心的傳來,“聽聞你很厲害,但是也不過如此,我沒興趣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是在說一只小貓小狗一樣。

    云長歌的視線被紫色的霧氣籠罩,看不清東西。

    櫻修站在她身側,迅速撐起防護,一動都不動。

    空氣中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,緊接著就聽到下面的弟子們驚呼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……怎么……腐蝕嗎?整個演武臺都要塌了!”弟子一邊喊著,忽然笑起來,“也就是說,云長歌在里面就尸骨無存了吧?”

    “這個賤人終于能死了,想想就開心。”另外一個弟子忽然大笑起來,似乎一點都不為一個無辜生命的死感到難過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長歌不會死的!”天淵派弟子氣的臉色發紅,咬牙切齒的看著別人,“你信不信我揍你!”

    “來啊來啊,那種賤人有什么好的,死了就死了!”這弟子繼續挑釁。

    弟子們迅速打成一片,亂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啊……”云蒙派尊者輕笑著看著天淵派尊者,“沒有了云長歌,接下來你們門派打算怎么辦?”他輕輕的敲擊桌面,“還要繼續抵抗下去?”

    天淵派尊者攥著手,死死的盯著臺上:“她不會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別開玩笑了,你沒看到整個演武臺都要被腐蝕干凈了?云長歌就算是個鐵人,也不可能還活著。估計啊,還真的就連渣渣都不剩了。”鳳華派的尊者笑的燦爛。

    天淵派尊者不說話了,攥著手,抿著嘴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尊者,云長歌都死的這么慘了,你們門派要是再繼續固執下去,說不準以后也會變成這樣呢。”另外一個尊者笑嘻嘻的開口,一副看熱鬧的樣子。

    整個演武場上都亂了,裁判看了看紫色的煙霧,又看看笑的詭異的莊朦非,緊張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怎么還不宣布結果,你在等什么?”莊朦非的聲音帶了幾分不耐煩,手中捏著一條靈蛇,“還是說,你也想要嘗嘗中毒的滋味?”

    裁判嚇得滿頭大汗,連忙搖頭,想要宣布比賽結果。

    “就這樣而已?”就在裁判長嘴的那一瞬間,一個清亮的聲音從紫色霧氣中傳來,緊接著,紫色的霧氣就像是被吸收了一樣,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云長歌完好無損的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莊朦非愣住:“你!”

    臺下的弟子們迅速停止了打斗,全都死死的盯著臺上。

    就連尊者那邊的席位也一樣,甚至云蒙派的尊者都直接站起來了,死死的瞪著云長歌。

    居然……完好無損?!

    “真不好意思,你這毒,我的守護靈有些看不上。”云長歌聳聳肩,“但是好像還有點意思,她就研究了一下,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,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云長歌笑盈盈的臉,就是最明晃晃的挑釁,像是一記響亮的巴掌,扇在了在場所有判定她死亡的人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櫻修,給他看看。”云長歌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櫻修點頭,迅速催動靈力,一模一樣的紫色煙霧就出現在了臺上,甚至看起來要更加的危險,直直的沖著莊朦非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莊朦非愣了一下,笑起來,語氣輕蔑:“你想要拿我自己的毒來對付我,真是笑話。”說著,他催動靈力,迅速就化解了危機。

    “云長歌,你腦子也不過如此,不是說絕頂聰明的嗎?”莊朦非一點都看不起云長歌,索性都不看她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雙手抱胸,似乎在思索什么,然后看著櫻修。

    櫻修也想了想,忽然打了個哈欠:“真是麻煩死了,還劇毒世家,真是笑話,玩毒,那你們要叫我祖宗!”說著,她輕盈的跳起來,半空中出現了一些晶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乖孩子,你要是跪下來叫我一聲祖宗,我說不準心情一好,就能放過你了。”櫻修笑的燦爛,光芒迅速連成一片,朝著莊朦非攻擊而去。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9809213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