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353章 叛變與決心

正文 第353章 叛變與決心

    許云凱的這話,似乎就像是一擊重磅炸彈一樣,在華泠雨的耳邊炸開。

    華泠雨只感覺自己的腦子里“嗡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她從來都沒想到過自己會變成現在這個境地。

    她嫁給許云凱的時候,她不喜歡他。但是她沒有太大的反抗,因為她覺得這個男人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她的,不管她做出什么事情,他都會愛她。

    所以華泠雨從始至終一直都在作死,不斷的作死,不斷的挑戰許云凱的底線。

    非打即罵就不說了,有時候甚至對他連對一個下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華泠雨也有好的時候,但好不了幾天,就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。

    反反復復的折磨,早就讓許云凱死心了。他從未想過自己放在心間上的姑娘,居然是這樣的人。他受不了,自然是要想辦法排解。

    也只是偶然的一次,他發現女弟子們似乎很愿意和他呆在一起,于是他嘗試著問了一次,才發現,這群弟子們都非常的崇拜他。

    許云凱不是沒想過給華泠雨機會,可是她不稀罕。

    許云凱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華泠雨說的話。她說:“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所以,許云凱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鬼混了。

    許云凱終于開始明白,不是他不夠好,只是華泠雨的脾氣太差。她從來都是以自我為中心,她從來都沒走出過華御堯的怪圈。

    說什么為他報仇,還不是她自己不死心?

    走到今天這個地步,許云凱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的過錯。

    “許云凱!”華泠雨徹底的崩潰了,她扯著嗓子,催動靈力,死命的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,許云凱肯定躲不開,她就是要殺了這個賤男人,她就是要殺了她,這樣,她的心里才會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華泠雨你做什么!”然而,有人擋住了這個攻擊。

    是長老。

    長老看著華泠雨的形象,皺著眉頭:“華泠雨,你現在怎么變成了這個模樣,許云凱對我們門派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!你別再鬧了!不然就只能請你滾出云蒙派了。”

    長老說完,就拉著許云凱走了,一直到走遠,華泠雨都能聽到長老關切的聲音,他在問許云凱有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華泠雨全身都在顫抖,整個人都麻麻的,似乎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情緒了。她滿臉淚水,緩緩的跌坐在地上,忽然揚起頭來大笑。

    她這一生,到底都在做什么啊!

    小孩子怯怯的看了華泠雨兩眼,扭頭就跑了,毫不猶豫。

    天空下起了大雨,華泠雨沒有動,只是仰著頭笑,笑著笑著,就哭了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華泠雨整個人都濕透了,卻還是沒有動。如果可以,她寧愿自己現在就死了。

    可惜她沒有。

    本來她想著,是不是自己如果生一場重病,就能換回長老們和許云凱的關心。

    然而她想錯了,她確實生了一場大病,然而即使是她已經要病死的時候,也沒有一個人來看她。下人們全都跑了,許云凱一直在翻云覆雨的快活,長老們和尊者似乎都忘記了她這個人,就連從她身上掉下來的那塊肉,也從來都沒有來看過。

    華泠雨覺得,自己對云蒙派真的仁至義盡了。

    為了云蒙派,她背叛了自己最愛的華御堯。

    為了云蒙派,她不惜一次次的動用了精氣去增強自己的修為。

    為了云蒙派,她迅速的變老,以至于變成現在的模樣。

    為了云蒙派,她被所有人唾棄,被所有人背離。

    然而呢,她又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一個支離破碎滿臉褶皺的身體,一個眾叛親離的人生,一個過河拆橋的夫君,還有一個從來都不和她親近的孩子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感情都褪去的時候,華泠雨心里只剩下了仇恨。

    她要報仇!

    想來想去,她唯一能夠選擇的,也只有……

    當有人敲響天淵派大門的時候,開門的弟子嚇了一跳,不敢直接讓人進來,連忙去通知了長老們和尊者。

    尊者愣了一下,就讓人請來了云長歌。

    云長歌微微點頭,說她去看看,就帶著白靈到了門口。

    華泠雨現在非常狼狽,頭發亂七八糟的都打了結,臉色拉簧,全都是皺紋,衣服也破舊不堪,還帶著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饒是云長歌,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,華泠雨直接對著云長歌跪了下來:“以前都是我的錯,多有得罪。”說著,她狠狠的扇了自己兩耳光,“云長歌,云蒙派把我的一切都毀了,我想報仇,所以來投奔你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被這驚人的轉折給驚呆了,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。

    華泠雨想了想,站起來:“我知道,以前我做了很多混賬事,我傷害了你在乎的人。我這次是帶著這個覺悟來的,我這條命,從現在開始,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華泠雨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擠出一滴血,然后將這滴血印在了云長歌的眉心,嘴里冒出一長串的奇怪咒語。

    云長歌的臉色迅速就變了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華泠雨在念完咒語之后,整個人就變得更加虛弱了:“從今往后,我這條命,就是你說了算。你放心,這是單向的咒語,你有權利決定我的生死,但我的生死影響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說著,華泠雨再次跪下:“如果這還不夠……”

    華泠雨忽然催動靈力,硬生生的砍去了自己的一條胳膊。

    “這條斷臂,用來償還……我的過錯。等我報了仇,我的命,隨你……處置……”華泠雨的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,鮮血染紅了他們腳下的泥土。

    云長歌抿抿嘴:“櫻修,療傷。”

    櫻修出現的時候,掃了華泠雨兩眼,迅速給她止血。

    “胳膊不用接上了,這是我欠你們的。”華泠雨淡淡的看著櫻修,搖搖頭,然后重新看著云長歌,“長歌,我真的什么都沒有了,你就算是可憐可憐我,把我收下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華泠雨的聲音在顫抖:“就算你把我當成一只小貓小狗也好,隨你使喚打罵,我絕無怨言,只求你……帶我一起……報仇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長長的嘆息一聲:“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華泠雨終于放心下來,點點頭,跟著云長歌進到了大殿。

    云長歌不是相信她,而是相信那個咒語。她曾經在天淵派的藏書閣里見到過,這種咒語一旦契約完成,就不能解除。有主動權的一方,可以隨時讓另外一方去死。而另外一方,不但沒有反抗的權利,到時候就連自主意識都沒有。

    云長歌雖然恨華泠雨,但她已經做到了這個份兒上,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衛薇安和魏應齡也被叫到了大殿,溫彥柏也來了,在聽完整個事情的經過之后,所有的人都沉默了,望向云長歌。

    “長歌姐姐,我早就已經沒事了,而且……其實也不能都怪她。她也只是在為別人賣命,我不冤她了。”衛薇安輕輕開口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做決定就好,我聽你的。”白靈也發表了意見。

    其他人,包括長老們和尊者,都決定聽云長歌的意見。

    云長歌想了很長時間,才遲疑的開口:“其實,即便是這樣,我也沒有完全的放下。”她看著華泠雨空蕩蕩的袖口,忽然嘆息一聲,“可是……我已經不恨了。”

    華泠雨看著云長歌,心里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她心里沒有一點點的底氣,放在她身上,如果云長歌這樣來求她,她都不一定原諒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她的命已經是我的了,早一點死和晚一點死也沒什么區別。”云長歌忽然長舒一口氣,“云蒙派的做派確實叫人惡心,所以,我準備接受她了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說完,華泠雨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,華泠雨果斷的跪在地上,沖著云長歌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,額頭都磕出血了:“長歌,謝謝你……謝謝你能接受我……以后,只要是你的事情,就是我華泠雨的事情,我前半生的錯誤,就讓我用剩下的日子償還。實在不夠,就用命來抵。”

    她如果不是被逼到絕路,又怎么會變成現在的樣子。

    就在前兩日,她還是云蒙派上下都憧憬的高手,瞬間就跌到了地獄。

    其中的滋味,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能懂。

    “不著急。”云長歌揮揮手,“等把云蒙派滅了再說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華泠雨用力點頭,忽然看向尊者和長老們,重重的磕頭。

    長老們和尊者都有些不適,畢竟曾經不可一世的人無比凄慘的跪在他們面前,還給他們磕頭,他們實在是有些接受無能。

    華泠雨就這么住下了。

    天淵派的弟子們在了解整件事情之后,雖然說對她還有些意見,卻也都不再說什么。畢竟他們的女神云長歌都原諒人家了,他們實在沒有立場說話。

    女神就是他們的天,女神就是他們的真理!

    然后的然后,某一日,云蒙派上門了,說懷疑他們偷了他們寶庫里的那些寶物,想要確定一下。

    長老們挑眉:“你說檢查就檢查,你以為這是你家啊!”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976492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