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296章 集體發神經

正文 第296章 集體發神經

    幾個人瞬間催動靈力,直接打了起來。

    云長歌將檸羞召喚出來,檸羞的拳頭就招呼到了越國皇帝的臉上。

    這皇帝什么時候見過這樣的守護靈,一拳頭就已經嚇蒙了,等再反應過來的時候,櫻修的第二拳頭就已經招呼上來了。

    越國皇帝惱羞成怒,看著侍衛們也已經被打的七零八落,再次開口:“來人!”

    這次來的,全都是修煉者,在看到云長歌幾個人的時候直接催動靈力就攻擊了上來,這個時候的越國皇帝,也從兜里掏出一顆丹藥吞下:“本來以為用不上的,沒想到你這個賤蹄子居然逼我用到了這個,看我到時候怎么虐殺你!”

    云長歌知道,這種時候吞下的丹藥肯定都是提升靈力的。

    看著那些修煉者們閃動著的紫光,云長歌輕哼一聲:“白靈,去幫忙。”

    一直趴在云長歌肩膀上紋絲不動的白靈,這個時候終于抬起了頭,輕輕蹭了蹭云長歌的臉頰,這才輕飄飄的跳了出去,化為翩翩少年加入了戰爭。

    越國皇帝見到這樣的場面,越發的震怒:“果然是個小賤蹄子,難道你這種長相的人,生來就賤?”他沖著云長歌輕蔑的笑起來,靈力在那一瞬間變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現在來求我,最好能風騷一點,這樣……說不準我能放你一馬,如何啊?”越國皇帝和太子簡直就是同道中人,那種審視別人的惡心眼神,一模一樣,半分都不差。

    云長歌的回應非常簡單粗暴,直接就是一腳。

    雖然說丹藥強行提高修為,然而這越國皇帝本身修為就不穩固,再強行提高,就更加不穩固了,就好像是高樓沒有地基一樣。

    強行提升修為,還被云長歌踹了一腳,越國皇帝的心里越發的憤怒了,催動靈力,手中的紅色靈力形成漩渦,漩渦的強大吸力直接將云長歌給吸附過來。

    越國皇帝終于感受到了實力碾壓的快感,冷哼一聲:“云長歌,你最好現在就求饒,否則過一會我把你的頭摘下來,你就沒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沈樂陵一看云長歌被壓制住了,越發的高興起來:“舅舅,你不要對這個賤人手下留情,我當時差點被她給殺了!”

    越國皇帝看了沈樂陵一眼,又看看云長歌,伸手拍了拍她的臉:“嘖嘖嘖,這小臉蛋可真好看,不然……我想個其他的處置方法,不那么殘忍的?”

    “殘忍你個頭!”檸羞一拳頭砸過來,直接將越國皇帝給砸的頭昏腦脹,他這才想起來云長歌還有一個要命的守護靈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大爺的,你的爪子居然敢碰我們家主子,看我不打死你!”檸羞又一拳砸過來,直接把人砸的鼻血都流出來了。

    再一拳下去,越國皇帝腦袋里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“這爪子也不用留著了!”檸羞說著,直接伸手一扯,一折,一拉,只聽到“咔嚓咔嚓”清脆的響聲,一只手就宣布報廢。

    “你應該慶幸自己兩只爪子沒有全碰到我們家主子。”檸羞扔下這句話,一腳踹在了越國皇帝的腦門上,后者直接華麗麗的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嗯……暈了。

    一國皇帝,就這么被打的鼻青臉腫的,暈了……

    其他的修煉者們一看皇帝都暈了,紛紛住了手。

    這么丟人的事情,他們可不愿意再摻和了。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啊,皇帝不是紅階嗎,怎么三腳兩腳的,就暈了呢,沒見過這么沒用的紅階吧?

    這群修煉者們紛紛逃走,忙不迭的就……消失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幾個人對視一眼,覺得這大概是自己遇到過的最好玩的事情了——這群修煉者們難道不應該是見到皇帝暈倒了,義憤填膺要報仇嗎?

    這怎么看怎么覺得……不是這么回事?

    沈樂陵一看其他人全都跑了,皇帝也暈了,哪里還有剛剛的囂張氣焰?連滾帶爬的,也跑了。

    整個大殿就剩下了一片狼藉,還有云長歌幾個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我們回去?”衛薇安有些不確定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云長歌也覺得沒有一點點成就感,很是嫌棄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,幾個人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等云長歌回到自己院子的時候,發現華御堯和谷風兩個人精神狀況好像不太對?

    “來乖孩子,再吃一口,啊。”華御堯一只手托著碗,另一只手拿著勺子,勺子里有一勺米飯。

    藍慶年在前面跑的歡快,根本不理他。

    華御堯脾氣很好的就以剛剛的姿勢追他,企圖讓他多吃幾口。

    “來來來,乖孩子,不然我們吃口水果吧?”一旁的谷風手腳麻利的削了個蘋果,迅速切成小塊,端著盤子跑到藍慶年的前面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藍慶年一看自己被前后夾擊,嘴巴一撇:“你們再這樣我要哭了!”

    一聽到他要哭,兩個人瞬間和藍慶年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。

    藍慶年露出一個得逞的笑容,瞬間跑走。

    華御堯和谷風兩個人面面相覷,覺得自己還是很挫敗。

    云長歌:“……”她就出去收拾了個人的功夫,這兩個人怎么就變成了這個畫風?怎么看都覺得……不太對勁吧?

    云長歌咽了咽口水:“那個……你們……還好嗎?”

    兩個人面面相覷,互相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聽到女主子的聲音了。”谷風開口。

    華御堯也點頭:“我好像也聽到了,會不會是幻聽啊?”

    谷風想了想:“應該是的,越國皇帝看起來就很難纏,他們應該不可能這么早回來,怎么看也要好幾天吧?我們還是想辦法讓小祖宗把飯吃完吧,不然到時候餓瘦了可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華御堯覺得谷風說的有道理,繼續追著藍慶年的方向跑走了。

    谷風淚眼婆娑的看著自家主子:“唉,主子你怎么這么命苦呢。”喃喃自語完,他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淚,“主子等等我,慢點啊!”

    云長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在她不在的時候,到底發生了什么?他們兩個該不會是精神失常了吧?

    云長歌越想越覺得有些恐怖,趕緊的往兩個人跑走的方向追了過去。這一追,云長歌差點沒累死,只能咬牙切齒,站在原地催動靈力怒吼:“華御堯,谷風,藍慶年,你們三個給我滾回來!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為云長歌聲音太大了,幾個人直接摔倒在地,有些遲疑的轉頭,就看到了雙手叉腰,眼中冒著怒火的云長歌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女主子……好像有點生氣……”谷風悄悄的開口。

    華御堯艱難的點頭:“嗯……難道她知道了什么,嫌棄我們沒用?”

    一想到這個可能性,兩個大老爺們就想抱頭痛哭。

    “不過,女主子一回來,我們就不用看孩子了。”谷風又說。

    華御堯忽然間眼睛就亮了起來,也不管身上到底有沒有土了,沖著云長歌就撲了過去,簡直要感動的淚流滿面了:“小歌兒,你終于回來了!”

    “女主子,你終于回來了!”谷風也跟著感動壞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看著淚眼婆娑的兩個人,微微有些石化:所以他們兩個人到底都經歷了什么?

    “阿姐,你終于回來了!”藍慶年也沖了過來,一把抱住云長歌。

    云長歌這一看,三個人的衣服全都是臟兮兮,谷風和華御堯的衣服上,除了土還有鼻涕,而藍慶年的身上,全都是土,甚至還有……泥巴?

    云長歌扶額——這三個一整天到底干了點什么?

    “去沐浴更衣再到房間里來。”云長歌扔下一句話,自己進了房間。

    華御堯和谷風面面相覷:“小歌兒生氣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覺得女主子可能就是嫌棄我們身上臟……”谷風很是耿直的開口。

    華御堯心塞塞。

    他身上臟是因為什么?還不都是這個小屁孩!

    當然了,現在的藍慶年在見到云長歌之后也乖巧的很,乖乖的被侍女領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在半個時辰左右,就看到三個人終于人模人樣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,心里的郁結終于算是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們今天都在干什么?打架?還是打滾?”云長歌看著三個人。

    華御堯咳嗽兩聲:“小歌兒,我們只是正常的相處啊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對啊,阿姐,我們什么都沒干。”藍慶年眨巴著漂亮的眼睛,癡癡的笑著,“我們,我們就是吃飯飯,睡覺覺,又吃飯飯,又睡覺覺……”

    云長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一點都不信呢?要是只吃飯睡覺,至于搞得這么臟?

    然而云長歌不知道的是,藍慶年的這吃飯,和尋常人的吃飯根本就不一樣啊!要跑著吃,坐在墻頭上吃,打著滾吃,趴在地上吃,就是不好好的坐著吃。

    華御堯和谷風今日感覺像是虛脫了一樣,就一個小屁孩,把他們整的都沒脾氣了不說,甚至還……就差騎在他們頭上了。

    欲哭無淚是什么,這就是啊!

    云長歌見幾個人都不說話,也無奈了,招招手讓藍慶年過來:“慶年,你告訴我,今天過的開不開心,他們有沒有欺負你?”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9096697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