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293章 本尊讓你滾

正文 第293章 本尊讓你滾

    云長歌掏出手帕,將臉上的唾沫擦干凈,直接催動靈力將手帕點了。

    “哦,所以呢?”云長歌笑盈盈的看著沈樂陵。

    沈樂陵最討厭云長歌這張似笑非笑的臉,簡直都要氣炸了,張牙舞爪的就要撲上去撓她的臉。

    這還沒碰到云長歌,就被藍慶年一把抱住了腿:“你這個惡毒的壞女人,不許欺負我阿姐!”一邊說著,張口就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!你這個畜生,松手,松開,不許咬我!”沈樂陵尖叫著,疼的她整張臉都猙獰了。她感覺到自己腿上的那塊肉都要被撕下來了,疼的整個人都要抽搐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嘴角微勾:“沈樂陵,不要小瞧任何一個人。”說著,她蹲下來,沖著藍慶年柔聲道,“快過來,人是不能咬狗的,會有傳染病。”

    藍慶年愣了一下,歡喜的松開了,拍著巴掌歡喜的跑到云長歌的旁邊,一臉的天真無邪,指著沈樂陵一本正經的開口:“狗,嗯,慶年記住了,人不能咬狗,有……有病,嗯,她有病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強忍住要笑噴的情緒,揉了揉藍慶年的腦袋:“嗯,我們家慶年真聰明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慶年,慶年乖,阿姐不走,阿姐不走!”藍慶年的嘴角留著亮晶晶的口水,含糊不清的開口。

    云長歌點頭,伸手用帕子擦掉他的口水:“嗯,不走。”

    這邊的和諧溫馨,在抱著腿尖叫的沈樂陵眼中,簡直就是諷刺。

    她勉強站起來,被咬傷的那只腿懸空,勉強站著:“你這個小畜生,屬狗的吧!”罵的自然是藍慶年。

    然而藍慶年忽然間用力的搖頭,站起來伸手指著沈樂陵:“錯……錯了,狗……狗,你……你才是……狗!你才是狗!”

    藍慶年的臉憋得通紅,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哈哈哈哈!”云長歌再也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沈樂陵氣的幾乎要吐血,死死的瞪著藍慶年,恨不得要把他直接撕碎了才好。

    藍慶年見云長歌笑了,知道自己應該是說對了,也嘿嘿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癡癡傻傻的,但眼神中卻是一片澄澈。

    沈樂陵自討了個沒趣,還受了傷,又被一個癡兒給罵的要氣死,氣沖沖的走了。

    藍慶年和云長歌對視一眼,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華御堯在旁邊看著這和諧的一幕,摸著下巴:“谷風,你說……小歌兒是不是喜歡小孩子?”

    谷風愣了一下,有些茫然的搖頭:“回主子,不知道!”

    華御堯瞪了他一眼:不知道還說的這么理直氣壯,真是皮癢癢了。

    谷雨跳了出來,急切的開口:“主子主子,我知道我知道!”

    華御堯挑眉:“說吧。”

    谷雨先是給了谷風一個大大的白眼,這才咳嗽兩聲開口:“女主子應該是喜歡一切小的東西。主子你看啊,比起櫻修,女主子是不是更喜歡和檸羞一起玩?比起化成人形的白靈,女主子是不是更愿意抱著毛絨絨的白靈?還有現在的藍慶年,細胳膊細腿的,又矮矮的,是不是女主子對他有更多的耐心?”

    這波分析,華御堯覺得很正確。

    “嗯,不錯,賞。”華御堯從懷里掏出了什么東西,直接扔給谷雨。

    谷雨一看,樂了,連忙道謝,又開口道:“其實女主子的心一直都是在主子您身上的,只要您好好的陪著女主子,生個漂亮的娃娃也是遲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華御堯的心里越發的舒服了,點點頭:“不錯,這幾日特批你可以出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谷雨歡呼一聲,走了。

    谷風看著谷雨消失的方向陷入了沉思:所以……谷雨是怎么知道的?為什么她每次都能讓主子很高興?

    谷風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華御堯這幾日在聽了谷雨的話之后,對云長歌照顧的越發細致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華御堯,你不用對我這么好。”云長歌先受不了了,“我一想到,在中靈界叱咤風云的堂堂魔尊整天伺候我,我心里就發毛……”

    華御堯歪腦袋:“為何?”

    這腦袋歪的……

    云長歌居然在那一瞬間,覺得華御堯萌炸了!

    不不不,你不是這么想的。云長歌連忙在心里否認自己,她不是,她不想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見云長歌半天沒說話,華御堯也不著急,看著她笑的溫和。

    “云長歌是吧?你在里面嗎,不然本太子直接闖進去了!”外面忽然有個囂張的聲音傳來,吊兒郎當的感覺。

    云長歌嘴角微勾:越國的太子來了啊。

    華御堯剛要出去揍人家一頓,就被云長歌攔住了:“沒事,我出去看看,這個虐殺了公主的人,到底是個什么德行。”

    華御堯這才安耐住殺意,點點頭。

    云長歌走出去的時候,那太子已經是快要走到了門口。她一推門,兩個人就面對面站著了。

    越國太子名為沈邢邱,是個很現代的名字,至少在云長歌的印象里,古代的名字都應該是那種比較詩情畫意的,結果卻搞出這種名字。

    果然,就變成了敗類嗎?

    沈邢邱一看到云長歌,微微愣了一下,然后目光毫無忌憚的把她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:“像,果真是像極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長歌理都不理他,徑直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邢邱跟在后面,直接拉住了云長歌:“云長歌是嗎,本太子現在賜給你喜歡本太子的權利,還不快跪地謝恩?”

    謝恩?還賜給她權利?

    云長歌是忍了又忍,這才沒有直接一拳頭招呼上去。

    這個太子已經自戀到這個程度了嗎?

    見云長歌不說話,這太子越發的高興起來:“高興傻了吧?乖,只要你乖乖聽話,本太子一定會賜給你一個名分。”

    還賜給她名分?

    云長歌覺得這太子可能是有妄想癥,還沒說話呢,門就被打開,藍慶年走了進來,在看到沈邢邱的時候愣了一下,忽然間就大聲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云長歌連忙捂住藍慶年的眼睛:“慶年乖,姐姐沒事。現在你進屋里去好嗎?等姐姐把壞蛋收拾了就帶你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云長歌聲音太過溫和,也可能是因為云長歌說她沒事,藍慶年漸漸安靜下來,這才乖巧的點頭,抽泣兩聲:“慶年……慶年乖乖聽話,阿姐不走,對嗎?”

    云長歌笑著點頭,藍慶年這才進了屋里,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“嘖嘖嘖,那傻子把你認成他姐姐了啊。”沈邢邱看著云長歌,忽然笑了起來,“你知道最后她姐姐是怎么死的嗎?”

    云長歌直覺他說不出什么好話來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沈邢邱跟在她身后:“那一日我讓她討好我,她不肯,我就直接將她雙手雙腳綁了,狠狠的凌辱她。那滋味可真好,那種滋味可真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那個賤人居然寧死不屈,我怎能讓她如愿?我卸了她的下巴,防止她咬舌自盡,折磨了她整整三天三夜,呵呵,最后折磨的都不成人形了,我才把她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來,又剜了她的眼睛,剁了她的雙手雙腳。可真是痛快啊……”

    沈邢邱一邊說著,似乎是在回憶,甚至還發出了愉悅的笑聲。

    面對這種惡棍,云長歌簡直連說話都不想。

    如此沒有人性的東西,為何還能平安活在這個世界上?真是應了現代那句話——地獄空蕩蕩,魔鬼在人間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說給我聽又有什么意義?”云長歌忽然轉身,制止了他惡心的笑聲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大概是因為長得像,云長歌莫名生出幾分憤怒來。這種人渣一樣的男人,根本就不配活著。

    沈邢邱嘴角微勾:“所以,只要你乖乖聽話,什么都好說。若是也是個臭脾氣,就別怪本宮辣手摧花了。”他笑著,伸手就要去摸云長歌的臉。

    云長歌迅速后退兩步,眸子冰冷。

    “喲,還有脾氣呢,本宮喜歡。”沈邢邱忽然發出惡心的笑聲,伸手就要去抱云長歌,這還沒碰到呢,就被再也忍不住的華御堯一腳踹倒了。

    “滾!”華御堯是真的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根本見不得別人用那種眼神看云長歌,看一下都玷污了他們家小歌兒。

    這個不知死活的太子,居然還看了那么多下,他沒直接殺人就已經是最好的恩賜了。

    沈邢邱猛地被踹了出去,心里憤怒不已,爬起來的時候,就看到云長歌已經被一個陌生男子抱在了懷里,不免的越發憤怒起來:“你是個什么東西,居然敢碰本宮!”

    云長歌在心里為沈邢邱默哀。

    有膽子對魔尊說你是個什么東西,少年,我敬你是跳漢子。之后的事情,你一路走好吧……

    華御堯的眸子越發的冰冷了:“本尊說,滾。”

    沈邢邱自然不知道華御堯到底是誰,見他如此猖狂又不識抬舉,直接催動靈力就攻擊上來,想要把人直接揍翻在地。

    然而還沒碰到華御堯的衣擺,就已經被一股無形的氣流掀翻了。

    “呵,小賤蹄子,看來你很浪蕩啊!”沈邢邱看著云長歌,一句句的罵著,“我說你,本宮現在賞賜你一個機會,現在離開這個小賤蹄子,本宮饒你不死。”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909668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