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275章 強勢華御堯

正文 第275章 強勢華御堯

    這種陰森的感覺,就好像是——一條毒蛇盯上了獵物一般。

    云長歌看著這少年,依舊笑的風輕云淡:“嗯,是嗎?”她淡淡的說著,櫻修就從后面輕飄飄的給了少年一掌。

    這一掌看起來不重,卻讓少年直接劇烈的咳嗽起來,吐出一口血來。

    櫻修并沒有打算放過她,隨著云長歌催動靈力攻擊過去,她也催動了靈力,一雙眸子里帶了幾分打量,似乎在考慮這個少年應該怎么處置比較好。

    少年這才終于正視了云長歌。眼前這個少女,似乎和他想象當中不太一樣。他一直以為,這是一個只靠守護靈的人,然而現在,他卻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。

    似乎云長歌的身上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,能把她和守護靈聯系起來。因為……守護靈和她之間的配合,簡直太默契了,默契到,簡直就像是一個人!

    忽然,少年瞪著云長歌:“你學會了御靈之術?”

    云長歌淡淡的看著他,也不承認,卻也不否認。

    少年深吸一口氣,忽然大笑起來:“這簡直太好了,只要殺了你,我就能領到好多好多的獎賞。哦,說不準,我能夠個一官半職呢!”

    云長歌明白了,這群弟子們瘋狂要殺掉他們的原因,有絕大部分,是花泠國的皇帝受益的。還有獎勵,嘖嘖嘖,這可真是厲害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估計,你這輩子也得不到了。”云長歌的聲音冷了下來,和櫻修兩面夾擊,直接將人困在了中間,催動靈力,迅速的攻擊起來。

    少年的修為其實并沒有太強大,用了一些丹藥強行堆積出來的藍階六級,在云長歌這里根本就顯示不出半點優勢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現在若是再不動手,不僅沒有獎勵,可能連命都沒有了。在這種情緒的驅使下,他迅速從袖中掏出了那個瓷瓶,還沒等云長歌有所反應,他就扒開了瓶塞。

    是粉末。

    這粉末在靈力的催動下直接朝著云長歌的方向席卷而去,櫻修迅速擋在了云長歌的面前,然后愣住了:“長歌,這毒有點厲害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有些擔憂的看著櫻修: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下一秒,櫻修的身上就微微有些發黑了,明顯看起來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一種能讓櫻修都招架不住的毒,那看來……確實是想要直接殺掉她了。云長歌將櫻修召喚回來,一雙眸子變得銳利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花泠國可真是下了血本了,怎么,想殺了我?”云長歌的聲音冰冷,刻意放大了聲音,臺下的觀眾們也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故意的?要殺云長歌?

    這下子,別說是觀眾了,就連兩個國家的皇帝都坐不住了,若不是現在還在比賽,他們肯定要沖上去,給對面這少年狠狠的兩嘴巴子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什么蛇蝎心腸!

    少年看著云長歌開始泛白的嘴唇,忽然大笑起來:“怎么,撐不住了吧?就算你的守護靈再厲害,也絕對抵擋不住。實話告訴你吧,這種毒,就是專門給你研制的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沒有說話,胸腔里的血液已經開始翻涌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其實這種毒,對普通人是沒用的。但是對你,對你的守護靈,卻有奇效。因為你的守護靈,可以解百毒。”少年忽然大笑起來,“怎么樣,這種滋味不錯吧?”

    云長歌的身形微微有些搖曳,但還是撐住了。她看著少年,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,一把將人的手臂抓過來,用力折斷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以為這樣,你就能好好活著?”云長歌的聲音依舊冰冷,“在你的手下死了多少人,你數過嗎?”

    少年很是不屑的冷哼一聲:“死人?那又如何?反正多這一個也不多,少這一個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被這種輕蔑的態度激怒了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:“所以,你就能隨便把別人判死刑?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反正他們遲早也是要死的。哦,對了,還有當時你的同伴,他也應該死的,真是可惜啊,被救下來了。”他聳聳肩,一臉無所謂的態度。

    似乎他死,或者沒死,都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這種態度,實在叫人惱火。

    云長歌從袖中掏出一顆丹藥,將少年的嘴蠻力掰開,將丹藥塞了進去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好好的享受吧。”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的時候,云長歌全身幾乎已經沒有力氣了。也不知道她中的到底是什么毒,櫻修現在已經在神識里昏了過去,那株含羞草發出微弱的光芒,似乎在幫她清理毒素。

    但這個過程,很慢。

    少年被喂了毒藥,癱軟在地上抽搐,時不時的發出慘叫聲。然而這種殘忍的畫面,不管在誰看來,都是罪有應得。那么多鮮活的生命,何其無辜,他一句“早晚都要死”,就了事了?

    “云長歌,難道你想要殺人不成!”花泠國的長老坐不住了,直接跳上了臺,指著云長歌的鼻子,咬牙切齒,“你簡直蛇蝎心腸!”

    說著,就要攻擊。

    裁判穩穩的站在了云長歌的面前:“請求外援,犯規,現在我宣布,云長歌獲勝。”

    花泠國的長老氣得要死,催動靈力就要跟裁判對戰,卻被裁判剛催動靈力時候的威壓,給嚇得再也動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來的真是時候。”忽然一個聲音從天而降,輕笑著,只揮了揮手,就將長老和少年彈了下去。再勾了勾手,那裁判也忽然發出痛苦的神情,忽然倒地不起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雖然現在很難受,卻還是努力直起了身子,看著對面的人:“許云凱?你果然來了。”

    許云凱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:“那是自然,云長歌,你這個螻蟻,活了這么長時間,也是時候殺掉你了。”他說著,直接催動靈力,“中靈界,可容不下你這樣的叛徒呢。”

    他聲音溫和,但透出來的,卻是冰冷刺骨的氣息。

    耀眼的紅色靈力讓全場驚呼起來,和裁判的淺紅色不同,這是深紅色,天知道他是不是紅階巔峰!

    周楓玄和御靈國皇帝,以及御靈學院的長老們本想要出動,卻被云長歌制止:“他是來找我的,你們也打不過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自知之明。”許云凱輕笑一聲,走到云長歌面前,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“嘖嘖嘖,果真是個精致的美人兒,難怪魔尊能看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皺眉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我若是殺了你,魔尊會不會難過呢……”許云凱的手微微用力,“不過啊,你現在中了毒,倒真是好事,不如我再讓這毒更濃烈一些好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催動靈力,手就要往云長歌丹田的位置貼。

    “真是個不知所謂的畜生啊……”云長歌只感覺眼前一晃,一身白衣的華御堯就擋在了她面前,“怎么,那老不死的又把你放出來咬人了?”

    許云凱看到華御堯的一瞬間,眸子里劃過了濃烈的恨意和嫉妒。

    那張完美到足以讓人瘋狂的臉,一身白衣,越發顯得他謫仙一般。但偏生還透出一種邪氣,如此矛盾的氣質,就越發叫人瘋狂了。

    “華御堯!”許云凱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三個字。

    華御堯嘴角微勾,先是轉身,將云長歌脖子上的兩個紫蓮吊墜摘下來一個,催動靈力。那重瓣紫蓮的吊墜,在他的手心里忽然間化成了一滴金色的液體。

    “喝了它。”華御堯將手放在云長歌的嘴邊。

    云長歌毫不猶豫的張嘴,喝了。

    “乖,去休息吧,剩下的事情,交給我。”華御堯擁過云長歌,輕輕在她眉心落下一吻,就用靈力將她輕輕托出了擂臺,衛薇安和唐舞煙馬上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,見到我這么高興?你這走狗,看起來活的也不怎么樣啊……”在云長歌安全下去的一瞬間,華御堯就恢復了冷漠的狀態,看著許云凱,除了嘲諷,沒有其他任何的感情。

    許云凱的手攥了攥,沒有說話,直接催動靈力就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華御堯連躲都不躲,只是看著他,伸手輕輕揮了一下,許云凱就瞬間被掃出好幾步。

    “想要傷小歌兒,你膽子可真大啊。”華御堯的眸子帶了幾分血色,他的身影瞬間模糊,快到讓人看不見,只能看到空中的殘影。

    許云凱只覺得全身疼的厲害,怎么都逃不過。

    心里越發的震驚——不是說華御堯的修為已經掉的厲害了嗎?為何他還是……

    華御堯再次站在他面前的時候,許云凱的震驚還沒過去。

    就在華御堯轉身往云長歌的方向走的時候,許云凱的身上,忽然鮮血如注。血從身上的每個地方噴涌而出,血腥的味道一瞬間就彌散了全場。

    許云凱連忙從袖中掏出丹藥吞下,顫抖著手臂,連續點了幾個穴位:“華御堯,這筆賬我記下了!日后,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!”

    華御堯沒有任何反應,只是伸手將云長歌抱過來,似乎這件事情和他沒有任何關系。

    許云凱知道不能再拖延,連忙催動靈力,面前出現了一個漩渦,緊接著,他就消失了。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892114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