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248章 誰算計了誰

正文 第248章 誰算計了誰

    “是。”溫媚綾點頭,“尊者,這夏傾畫,其實也并不是什么心思單純的孩子,恐怕也只能止步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尊者嘆息一聲:“那真是可惜了。其他弟子呢?有沒有還能參透的?”

    溫媚綾搖頭:“暫時還沒有,云長歌幾人才剛剛進入內院,看起來還不太適應,目前還沒有參透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藍岳漫捋了捋胡子,忽然笑起來:“我們這內院的御靈之術啊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學會的。夏傾畫能參透,還不是因為她有個侯府當支撐?不然只憑她一人,就算再爭強好勝,也白搭。”

    幾個長老議論了一番夏傾畫,每個人似乎都對她不怎么放心。

    “罷了罷了。”尊者擺擺手,“這些日子我在這里看著點,你們該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。”

    長老們這才行禮走了,尊者背手站在高塔前,看著一眼看不到頂端的高塔,輕笑一聲,直接席地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內院的課程只有御靈之術,也就是說,和他們接觸最多的,就是溫媚綾了。

    溫媚綾這個人,看起來嫵媚妖嬈,實際上性子卻也直白的讓人喜歡。眼里容不得沙子,就算是曾經沈樂陵還是樂陵郡主的時候,也少不了被罵。

    “好幾日沒見你們來吃飯了。”飯堂的那個阿姨笑呵呵的看著云長歌幾個人,看他們都蔫蔫的,就又給他們盛了一碗湯,“先把這湯喝了,提提神吧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幾人喝了湯,這才感覺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開了御靈之術的課了吧?”飯堂現在人不多,飯堂阿姨給他們盛了飯菜之后,笑呵呵的坐在了他們旁邊。

    幾人在經過過年那段時間之后,已經和這個阿姨的關系不錯了。就連一向清冷的云長歌,也對這阿姨多了幾分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別看這群內院弟子們很快就活蹦亂跳的了,以前剛開課的時候,比你們累的還嚴重呢,飯堂一連七日都沒有生意。”那阿姨笑呵呵的開口。

    衛薇安驚奇的看著飯堂阿姨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當時我還和幾個廚師討論,我們是不是要賠錢了。”飯堂阿姨很是健談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要多久能適應?”云長歌問道。

    飯堂阿姨搖搖頭:“這個不一定,看個人的適應能力吧。有的人,第二堂課開始就已經好了,還有的人,一直到現在都還適應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應該已經見過夏傾畫了吧?”飯堂阿姨看著他們,壓低了聲音,“不要和她走得太近,這個女孩子,太爭強好勝了。”

    唐舞煙也有這種感覺,雖然說看起來態度似乎很溫和,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就覺得夏傾畫有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……矯情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是內院里唯一一個參透一些御靈之術的人。”孟一風看著飯堂阿姨,“所以高傲了一些,似乎也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衛薇安瞪了他一眼,輕哼一聲:“高傲和矯情是兩碼事。就像我們家長歌姐姐,和她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。切,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孟一風有些不太明白衛薇安為什么突然就生氣了,摸摸鼻子,有些尷尬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咦,你們這么快就恢復了嗎?”說曹操曹操就到,夏傾畫端著自己的餐盤,驚奇的看著云長歌幾人。

    云長歌本就是個性子冷的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飯堂阿姨已經順手端起了幾個人吃光的盤子,去收拾了。

    夏傾畫似乎一點都不在意云長歌幾個人的態度,坐下來:“御靈之術很難參透的,我可能只是運氣好。聽長老說你們幾個天賦很好呢,從旁支一路到這里,也只用了一兩年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她說話聲音確實很溫和,但云長歌聽著,心里卻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。似乎她根本就不是在夸他們,而是在炫耀自己。

    “剛剛你們在說什么,似乎有爭議?是在說御靈之術嗎?你們可以問我的,我只要知道,一定會告訴你們。”夏傾畫繼續找話題。

    衛薇安撅了噘嘴,沒有說話,埋頭吃飯。

    孟一風見衛薇安不高興,也不敢說話了,學著她的樣子也開始吃飯。

    氣氛一度非常尷尬,夏傾畫的臉色已經有要變臉的趨勢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?”柳七七端著餐盤,似乎有些意外能遇到夏傾畫,柔柔的笑了一聲,“我能坐在這里嗎?”

    夏傾畫揚揚下巴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柳七七坐下來,一雙眸子里似乎很是興奮:“夏小姐,你好厲害啊,你真的是內院里唯一一個參透一些御靈之術的人嗎?”

    夏傾畫本來因為云長歌幾個人的無視很是煩悶,結果來了一個看起來很是崇拜她的人,心情頓時就好了起來,卻也沒有得意忘形,而是努力保持著自己的溫和:“嗯,在這一屆弟子里,似乎是呢。”

    柳七七越發的高興起來:“夏小姐,那你能教教我嗎?我以前身子不好,很少出去,人很笨。現在看著書冊,更是一頭霧水,上一堂課差點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說著,柳七七的眼睛一直很是期待的看著夏傾畫。

    夏傾畫愣了一下,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看吧,果然她才是那個最厲害的人,現在她可是這個內院里唯一一個有所突破的人呢,不管是長老尊者,還是這群弟子,亦或者是外面的人,都要對她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啊,其實我會的也不太多,你不要抱太多希望哦。”夏傾畫笑的溫和,拉著柳七七的手,“你看你,這么瘦,現在身子好了,一定要好好補一補才好。”

    柳七七點頭輕笑:“謝謝夏小姐關心,我沒事的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幾人已經吃完了,淡定的把餐盤收拾好送到飯堂阿姨那邊,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云長歌那幾個人,聽說天賦很好?”夏傾畫看著柳七七,“你和他們都是內院一起晉升上來的,能不能和我說說?”

    柳七七點頭:“嗯,他們幾個好像很厲害呢,我反正是比不上,就連以前的沈樂陵,都要在他們這里吃虧。”說著,她壓低聲音,“似乎沈樂陵的頭銜被剝奪,就和他們有關呢。”

    夏傾畫的腦子里千回百轉,想了很多可能,皺著眉頭: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柳七七環顧四周,嘆息一聲:“夏小姐你是內院的人,對外院自然不了解。雖然我在背后說別人的壞話不好,但您這么單純,一定不能被他們騙了。”

    夏傾畫的心里微微顫了一下,心情越發的好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個柳七七,可真會說話。

    于是,柳七七把云長歌幾個人各種八卦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,說的夏傾畫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這也太離譜了吧?”夏傾畫瞪著眼睛,似乎一時間還消化不了這么龐大的信息量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為,為什么比試的時候,那些外院弟子們全都一邊倒的支持沈樂陵他們那一隊,還不是因為她太過分了。”柳七七開口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告訴我這些,你只要是有精力的時候,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哇,我會把我體悟御靈之術的各種方法都告訴你的。”夏傾畫大概是受了刺激,也吃不下了,就沖著柳七七揮揮手,走了。

    柳七七坐在原地,安靜的吃完了飯。

    真好啊,不費吹灰之力,就又拉攏到一個人。這個夏傾畫,大概是被家里寵壞了吧,心思可全都寫在臉上呢。

    而夏傾畫回去之后,眸子里接連閃過幾道光芒,然后輕哼一聲:“這外院進來的這一批人,可真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柳七七確實開始每日都去夏傾畫那邊。

    夏傾畫看起來很貼心的在幫柳七七講解,她所有的理解,看起來確實都已經全都說給柳七七了。但是——

    柳七七依舊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“別著急,假以時日,你一定能參透的。我就是這么過來的,當時我也是完全理解不了,差點急哭呢。”夏傾畫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柳七七點頭:“謝謝夏小姐,那我先回去休息了,改日再來。”說著,就行禮,走了。

    柳七七一走,夏傾畫就變了一張臉:“還想利用我參透御靈之術?做夢去吧,真當你這點小心思本小姐猜不出來?”

    而走在路上的柳七七,卻一心籌劃著,該怎么利用夏傾畫,先參透御靈之術,然后把云長歌幾個人死死的壓在自己的腳底下。

    一直在寢室里看書冊的云長歌,已經反反復復的把書冊快要翻爛了,那些晦澀難懂的詞句,都能倒背如流,也沒理解分毫。

    但她也沒著急,而是平心靜氣地,一遍又一遍的看著。

    神識里,那株含羞草的本體已經長得極好,泛著金光的葉片以及根莖,在源源不斷的吸收天地靈力。

    華御堯在一旁很安靜的和白靈呆在一起,看著云長歌認真的模樣,心里微微有些溫暖。

    如此安靜的時光,空氣中似乎都透著幾分暖意。

    云長歌安靜的看著書冊,感受著此刻的靜謐,心也逐漸的沉靜下來。似乎……有什么東西開始潛滋暗長。

    這樣的時光可真是幸福啊,有心愛的人陪著,有守護靈在默默守著,有……

    忽然間,云長歌的腦海似乎劃過一道光亮,只那么一瞬間,她就像是觸了電一樣,眸子瞬間亮了起來!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8527030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