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184章 華御堯吃醋

正文 第184章 華御堯吃醋

?    云慶梵愣了一下,這才開口:“是婉婉煮的茶,說是安神的。近來事情繁多,一直休息不好,婉婉這才想了法子,求著大夫開的方子,每日煮好送到我這里。怎么……這……有問題?”

    云慶梵見云長歌半天也不說一句話,不由得有些心驚。

    云長歌搖頭:“沒什么,就是瞧著新鮮,問一句罷了。”

    上好藥,云長歌借口累了,就和幾個人一起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到了云長歌的房間,將門關上。

    “長歌姐姐,那茶該不會真的有問題吧?”衛薇安真的是從未見過如此心狠手辣之人,畢竟這可是他親爹,難道還真的下得去手?

    云長歌思量半晌,這才開口:“現在不能確定,里面的成分確實是安神的沒錯,但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陰黎晩忽然笑起來:“這有什么好奇怪的,若是那茶水沒有問題,你可以從家主前后的吃食或者是屋內的擺設之類的入手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微微愣了一下,看著陰黎晩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陰黎晩苦笑一聲:“親身經歷。”他無所謂的聳聳肩,“小的時候,因為我很早就表現出了修煉的天賦,所以嫡長子暗地里嫉妒,下了好多次毒,最嚴重的一次,就是這種了。表面上送著滋補的湯藥,卻又送來相克的糕點或者熏香,長此以往,不知不覺就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唐舞煙從未聽陰黎晩說起過這種事情,現在聽起來,越發能理解為什么陰黎晩打死也不想要再回到陰府了。那簡直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謝謝。”云長歌深深的看了陰黎晩一眼,這才對著幾個人開口,“看來這個月我們還有的忙,現在暫且不知道云筱婉的目的,要慢慢來。在宴席上的事情,估計她已經懷恨在心了,日后只會更提防我們。”

    衛薇安輕哼一聲:“狐貍總是要露出尾巴的,長歌姐姐你放心,只要她有點風吹草動,我們絕對就要沖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微微點頭,幾人就散去了。

    “看來小歌兒又有麻煩了。”熟悉的聲音,熟悉的懷抱,熟悉的溫度,云長歌只覺得自己全身忽然間放松下來,抬眸看過去,就是那雙深邃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忙完了?”云長歌開口。

    華御堯想了一會:“其實也沒有太要緊的事情,主要還是怕我的存在給你帶來困擾。”

    中靈界那群人查的越發的嚴密起來,也不知道是誰篤定他還活著,整個中靈界都開始躁動不安,派出了好多波來尋找他的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怎會讓他們如愿?

    但是,如果和云長歌呆在一起,萬一被發現蛛絲馬跡,受苦的最終還是她。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云長歌搖搖頭。

    只要他在,就會很安心,就算是天塌地陷,那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云長歌在心里忽然這么想道。

    華御堯輕笑兩聲,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好了,休息吧,今日估計你也累了。谷雨都和我說了,其實再遇到這種事情,直接動手便是,哪里還需要動嘴?”

    云長歌也是這么想的,現在也有點后悔,應該直接上去給云筱婉兩腳的,但是畢竟大殿之上,若是她這么做了,估計云筱婉那精湛的演技,會讓更多的人覺得是她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云長歌很快就睡著了,鼻腔里是熟悉的香氣,還有他在身邊的安穩,這種感覺,好像是無可替代的。

    第二日,云長歌和華御堯一同出現在正廳的時候,反應最大的一個,估計就是云筱婉了。

    要說云筱婉對自己確實也夠狠的,真真的就在祠堂里跪了一整夜,能看出來走路都一瘸一拐的,眼下烏青一片,憔悴不堪,卻又強打著精神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云筱婉行了禮,目不斜視,“女兒這一整夜已經好好的反省過了,還請爹爹責罰。”說著,就又要跪下。

    云慶梵擺擺手:“罷了,能知錯最好。婉婉,爹爹不希望你走歪路,若你還像從前一樣執迷不悟,可就莫怪爹爹無情了。”

    云筱婉乖巧的點頭:“婉婉明白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一行人這才行禮。

    “妹妹昨夜……”云筱婉說了四個字,又不說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自然知道她想說什么,嘴角微勾:“華御堯昨日就在我房里了,怎么,姐姐還想問什么嗎?若是問為什么在我房里,那自然是怕被暗殺或者偷襲,這個答案可還滿意?”

    云長歌最討厭的就是云筱婉這一副做作的模樣。

    有什么話就說,有什么事兒就做,這么簡單的事情,非要搞得像是被人委屈冤枉了一樣。

    云筱婉咬咬下唇,低著頭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林消玉大概是因為受了嚴重的刺激,所以很快就和爹爹趕緊的回去了,都沒逗留。至于戴曾昀,是和爹爹來做客的,就多住了幾日。

    日子平靜的度過了兩三日,云長歌在某一天白天修煉的時候,面前的櫻修忽然間睜開眼睛:“主人,有些不對勁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也警覺起來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櫻修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,這才開口:“我出去看看,主人你先呆在屋里。”說著,就輕飄飄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大概有幾分鐘的時間,櫻修就回來了,臉上的表情依舊很奇怪:“剛剛我分明感受到有高手的氣息,結果一轉眼的功夫,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也停止了修煉,用靈力感知了一下,也搖搖頭:“附近什么人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櫻修抿著嘴:“其實昨日我就感覺到了,以為是錯覺呢,但既然今日也能感覺到,那可能就不是錯覺,只是對方修為太高,我們還遠遠達不到,自然也就比對方反應的要慢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對這個說法也比較贊同:“這些日子注意點好了。”

    櫻修不再多說,繼續和云長歌一起修煉。

    “你說,云筱婉的修為為什么增長的那么快?”云長歌忽然想到這個嚴重的問題,她修為到現在這個地步,到底付出了多少她自己心里很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云筱婉,在她離開的時候,就和她的修為相差懸殊了,結果現在她們又持平了?怎么看都不太可能吧?

    櫻修索性也睜開了眼睛:“別的不敢說,但是云筱婉的事情還是很清楚的,她應該是用了某種方法,當然,她也付出了某種代價才對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皺眉:“對方會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櫻修也猜不透,只是說:“只要觀察云筱婉下一步的動作就能猜到了,若是只是在云府作妖,也不足為懼,但就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長歌忽然想到了中靈界,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歌兒,剛剛云府來了個中靈界的人,只一下就逃走了。”華御堯這個時候推門進來,開口道。

    云長歌和櫻修對視一眼,均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緊張。

    “應該還沒來得及干什么,我在云府安插的那個紅階高手說,這已經是第二次了,但都抓不到現形,此人行蹤非常狡猾,很難抓住什么把柄。”華御堯再次開口。

    云長歌深吸一口氣:“可是璃國的鑰匙不是已經沒了嗎,難不成他們已經知道這把鑰匙在我這里了?”她有些疑惑的看著華御堯。

    華御堯想了一下,臉色變得有些不太好:“若他們來真的是為了鑰匙,那就說明華泠雨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了。但若不是為了鑰匙,估計中靈界現在又有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素來對中靈界就沒有任何好感,所以現在說這些,也只是讓她對中靈界越發嫌棄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若你都抓不住,那是不是證明,對方的修為在你之上?”云長歌問道。

    華御堯回想了一下,搖搖頭:“我和他打了個照面,他有些詭異,就像是一陣煙一樣,直接就溜走了,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的心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:“按照道理來說,櫻修的實力應該和紅階差不多,為何連那人的影子都沒看到?”

    華御堯不想讓云長歌知道那么多,只是微微嘆息了一聲:“小歌兒,這些事情你還不必要知道,等你去中靈界的時候,自己親自解開這謎團吧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沉默下來,反倒是讓華御堯有了說話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小歌兒,我不在的這些日子,你好像過的很好?”華御堯挑眉。

    云長歌有些發愣,莫名的點點頭。還不錯啊,除了幾個糟心的人之外,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華御堯微微有些心塞,繼續不死心的問道:“聽聞還有人為你爭風吃醋?”

    爭風吃醋是……什么?

    云長歌搞不明白,只是看著華御堯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華御堯深吸一口氣:“你身邊的人看來都對你挺不錯的啊,也關心你,也知道照顧你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這種情商基本為負數的人,完全聽不出華御堯這話里到底有什么深意,只是乖巧的點點頭,然后歪歪腦袋:“你問這些做什么?難道你還想讓我過的不好?”

    這樣說著,云長歌還附送了一個白眼。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7501541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