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152章 逗比魏應齡

正文 第152章 逗比魏應齡

?    唐舞煙的臉色微紅,低下頭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為什么,自從陰黎晩的守護靈化為龍之后,她就……控制不住的對他臉紅心跳。

    那一日驚鴻一瞥,陰黎晩那雙金色的眼眸,就在腦海里揮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衛薇安開口。

    云長歌看著唐舞煙和陰黎晩,雖然感覺兩人好像是有點什么,但是因為她對感情這方面實在是不怎么懂,也只能看出來兩人好像不一樣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唐舞煙一抬頭,就看到了云長歌探究的目光,一個激靈,連忙開口,沖著她笑的燦爛。

    云長歌:“……”她有那么可怕?為什么唐舞煙那表情都像是要哭了一樣?

    第十層和他們預想當中一模一樣,剛一進去,那一股洶涌的氣流,三人完全撐不住,衛薇安反應迅速的拉住了云長歌,云長歌拉住了唐舞煙,而唐舞煙,下意識的就抓住了陰黎晩。

    四個人艱難的支撐了半天,愣是一步也沒有走出去。

    氣流是一陣一陣的,在氣流停下的時候,他們迅速的往前走了兩步,然而強大的重力和威壓讓他們差點就吐血,胸腔里翻滾著,難受的很。

    幾個人均是臉色一白,死死的咬著牙。

    衛薇安抿抿嘴,催動靈力,用自身的強大靈力幫他們分擔。

    雖然她很強大,但是幫三個人頂住威壓這種事情,還是有些勉強。特別是當她發現,自己每堅持一會,那威壓和重力就會越大的時候。

    只一個恍惚,云長歌四人就已經到了第一層的入口處。

    “看來真的失敗了。”唐舞煙忽然長舒一口氣,笑嘻嘻的看著云長歌,“走啦走啦,出去了。”說著,就拉著云長歌快步往出口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這架勢,看起來就像是在躲避什么可怕的東西。

    當事人陰黎晩眨巴兩下眼睛,表示自己很無辜。

    衛薇安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當四個人一齊出去的時候,迎面就看到了一排長老。沒錯,不是一個,不是幾個,是一排!

    所以他們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啊。”尊者笑瞇瞇的看著云長歌四個人,越看越滿意,“我是御靈學院的尊者,初次見面,以后還要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幾個人嚇得要死:這尊者確定沒問題嗎?為什么還要他們指教?這個問題有點大了吧?

    “尊者,你別把我的弟子們都嚇壞了。”魏玉嵐適時開口,看著云長歌幾人,微微點頭:“表現不錯,你們現在,大概是同齡最強了吧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幾人互相看了看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回去吧,孩子們也累了。”藍岳漫捋著胡子,笑呵呵的開口,“爭取早日進入外院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長老,多謝尊者。”四個人連忙點頭道謝,行禮,這才在一群長老們和尊者的注目下緩緩離開。

    “魏長老,你眼光不錯嘛!這事兒我支持你,趕緊的撮合你兒子和長歌,這丫頭我也喜歡。”尊者完全是屬于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類型,笑呵呵的用手肘捅了捅魏玉嵐。

    魏玉嵐挑眉:“我家那個蠢兒子喲,看來要我想想辦法才行。”

    幾個長老看著魏玉嵐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云長歌四個人回去,一路走到寢室,才和陰黎晩分開。這一路上,受了不少注目禮,幾乎全都是不怎么友善的目光。

    云長歌三個人回到寢室,關上門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我們又怎么了?”唐舞煙聳聳肩,一臉無辜的看著兩人。

    衛薇安搖搖頭:“誰知道呢,明日問問孟哥哥好了,困死了,先睡。”她也沒沐浴,直接仰面倒在了自己的床上,長長的伸了個懶腰,打了個哈欠,看起來就像是一只滿床打滾的小奶貓。

    唐舞煙被這么一說,也有些困了,學著衛薇安的樣子,仰面躺下。

    “真舒服,長歌我也睡了,不打擾你和你們家華御堯親熱了。”唐舞煙說著,就已經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云長歌眨眨眼睛:華御堯?親熱?

    “長歌我想死你了,吱吱吱!”還沒等云長歌想完,就被白靈一把撲倒,白靈很快就變成了那個軟萌軟萌的小正太,看著云長歌,一雙眸子里清澈又深情。

    云長歌被撲倒,覺得有些懵:這年頭,連靈獸都這么兇殘了嗎?

    然而還沒等白靈蹭蹭云長歌,就已經被提起后頸,一把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歌兒,趁著我不在,居然就要別人占便宜了嗎?”華御堯的聲音帶著幾分委屈,看著倒在床上的云長歌,手撐在床上,和云長歌的身子平行。

    順帶著,將可以活動的隔間的墻面給關了個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云長歌看著華御堯,并不知道他委屈個什么勁。

    這叫占便宜嗎?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云長歌的聲音略微有些涼。

    華御堯的心咯噔一下,聲音就越發可憐起來:“小歌兒,難道這么長時間不見,你都不想我的嗎?”

    云長歌點頭:“想。”

    華御堯聽到了自己滿意的答案,微微點頭,看著云長歌清冷的眸子,心情就越發的好了起來。伸手將她的青絲揉亂,然后把她拉起來:“白靈是男的,你是女的,怎能讓他如此胡來?”

    這板著臉要教訓人的樣子,怎么看怎么沒有威懾力。

    云長歌搖頭:“他是我契約的靈獸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華御堯在這方面超級有原則,一點點都不能超。只能說幸好云長歌的守護靈是女的,不然估計連守護靈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云長歌聳肩,看著他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華御堯看著云長歌這樣子,忽然有點慫:難道是他剛剛語氣太嚴肅了?惹得自家小歌兒不高興了?那……要不要道歉?還是說……應該做點事情討好她一下?

    華御堯在心里百轉千回,卻也沒想出個好辦法。

    可憐的魔尊大人華御堯,囂張猖狂了那么久,最終還是被云長歌這雙清冷的眸子給難住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云長歌和華御堯去飯堂,自然而然的,衛薇安就去找了孟一風,而唐舞煙,有些別扭的和陰黎晩湊了一對。

    一路上,云長歌注意到這些弟子的眼神都很奇怪。

    點了飯,找了地方坐下,那些弟子的眼神依舊還在她的身上不斷的打量。云長歌堅信,如果不是她攔著,可能華御堯要把這群人給拆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云長歌吧?”忽然間,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,一個人就坐在了他們旁邊。

    云長歌有些好奇的看著他,華御堯則是一臉的敵意。

    “可能你剛從高塔出來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如果你不生氣的話,我倒是可以和你說說。”少年笑的略微有些尷尬,“那個,坐在這邊的這位仁兄,控制一下你的情緒,你氣場太足,我害怕!”

    云長歌覺得這個人可能是個逗比。

    華御堯這才稍微收斂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少年咳嗽兩聲,“先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魏應齡,就是你們旁支那邊魏長老的兒子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有印象了,魏長老好像提起過的。

    “在你們進入高塔之后,曾經有一群高手點名要長老們把你叫出來。”魏應齡見云長歌不說話,就繼續開口,“但是被長老們擋下了,哦,對了,還有一個可厲害的小女孩和少年,你應該認識,還叫你女主子呢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自然知道,可不就是谷風和谷雨嗎?

    “那群人被解決之后,學院里就傳出了好些流言蜚語,反正不太好聽,我就嘴賤替你說了一句話,然后這群人的嘴就像是脫韁的野馬一樣,傳出來了各種亂七八糟的謠言,說我和你怎么怎么著了,哎呀,反正我是沒臉說。”魏應齡一邊說一邊憤怒的拍桌子。

    云長歌看著他:“桌子要裂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,我爹會給換一張的,我是在表達我的憤怒啊,云長歌,難道你都不生氣的嗎?這幾天我都氣的要打人了!”魏應齡瞪著眼睛。

    云長歌首先在心里默默的給魏長老默哀了一下。有這么個不省心的兒子,也真是苦了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生氣。”云長歌淡淡的開口,“我為什么要生氣?”

    為什么……

    魏應齡想了半天,也沒想出個像樣的理由,然后再次拍了一下桌子:“大概事情就是這樣了,你如果不介意倒也沒事,主要是后面這些事情都是因為我說了一句話才引起的,所以來跟你說一聲,走了!這位仁兄,再見!”說著,還很友好的沖著華御堯揮了揮手?

    云長歌徹底無奈了。

    這還是第一個敢和華御堯這么說話的人吧?這孩子……不怕死的嗎?

    云長歌低下頭吃飯,華御堯看著魏應齡的背影沉思半晌,開口道:“小歌兒,我忽然開始懷疑你們學院長老們的智商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差點一口湯噴出來,看著華御堯:“相信我,魏長老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華御堯表示懷疑,畢竟,兒子都這么逗比了,爹爹再怎么說也會……更逗比?

    “小歌兒,這次我真的有點不相信你。你若是發現他們都不正常,大可以和我說,看我替你收拾他們。”華御堯挑眉。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705601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