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常囂張,魔尊當自強 > 正文 第121章 被關進大牢

正文 第121章 被關進大牢

?    衛薇安愣了一下,這才看向柳云仙。原來他們在說長歌姐姐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說應該怎么辦?”皇帝被柳云仙吵得頭疼看向她。

    見自己的吵鬧有效果,柳云仙心里就越發得意起來,冷哼兩聲,這才看著皇帝:“既然她對我不敬,又三番四次的羞辱我,自然是要處以極刑,才能消我心頭之怒。”

    皇帝不悅,看著柳云仙:“仙兒,小小年紀不可如此戾氣。”

    柳云仙冷哼一聲:“你又不是我爹爹,憑什么管我。”說著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瞪著眼睛,咬牙切齒,“我不管,陛下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,給柳府一個交代。如果不行,你就去和我爹爹談吧!”

    說完,柳云仙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衛薇安被柳云仙這副兇巴巴的樣子嚇得縮了縮脖子,看著自家父皇,聲音怯生生的:“父皇,您,真的要殺了長歌姐姐嗎?”

    皇帝搖搖頭,嘆口氣: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衛薇安抿抿嘴,耷拉著腦袋很是不開心。

    第二日,云長歌一行人就又又又被抓走了,這次,是被皇宮的侍衛給抓走的。所有人都覺得他們這次可能是真的兇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他們被押到了皇宮的地牢里,連皇帝的面都沒見到。云長歌猜測,肯定是柳云仙又向皇帝施壓了。

    衛薇安哭哭啼啼的跑來看望,一臉的愧疚:“長歌姐姐,我對不起你們,都是我沒用,勸說不了父皇。”

    嬌弱的小女孩哭的梨花帶雨,一雙眼睛紅的和兔子似的。她耷拉著腦袋,像一朵失去水分開始蔫掉的花朵。

    云長歌嘆息一聲,搖搖頭:“不怪你,別哭了,我們這不是沒事嗎?”

    衛薇安抬起頭,一雙眸子一動不動的看著云長歌,又看看谷雨和唐舞煙,再看看陰黎晚似乎下定了決心似的:“你們等著,我找人救你們!”說著,也不等云長歌幾個人有所反應,就跑走了。

    幾個人面面相覷,比起被救,他們更擔心小公主的安危。

    地牢里不分白天黑夜,所以云長歌幾個人只覺得過了很久很久,地牢的門口傳來腳步聲,緊接著,他們就看到衛薇安拉著一個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長歌姐姐,你們談,那個,我就回去了,你們一定會沒事的。”衛薇安用力握了握云長歌的手,又看看那個人。

    那人大概是中年,對著衛薇安行了個禮:“小公主慢走。”

    衛薇安點頭,就一步三回頭的走了。

    云長歌幾個人都沉默了,那中年男子這才開口:“我是木府家主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幾個人都來了精神。這叫什么?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他們打探了那么久的消息,結果小公主一句話,他們就真的見到了木府的人?

    “小公主和我說了你們的情況,是哪位姑娘需要治療?”家主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谷雨站出來,在他的示意下伸出手腕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探了探她的脈搏,點點頭:“姑娘現在調理的很好,守護靈正在緩慢恢復但由于損傷太過嚴重,這點恢復自然幫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能治嗎?”云長歌問道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無奈的沖著云長歌笑了一下:“我此次前來,就是想和你們說這件事情。”他左右看了一下,看到沒人,這才開口,“我們木府曾經確實醫治好了一個高手,這個你們應該都知道。但是,我們當時靠的是我們木府的傳家寶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瞇瞇眼睛:“你們的傳家寶丟了?”

    木府家主點頭:“原本木府不應該是現在這種沒落的樣子,但是傳家寶丟失,我們再也無法給人醫治,外面的人罵我們,恨我們,可我們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救我們,作為交換,我們幫你去找傳家寶,是這個意思嗎?”云長歌開口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愣了一下,這才連忙點頭:“不過不會讓你們白找的,我們的傳家寶是和一個鑰匙在一起,只要找到鑰匙,就能找到。聽聞你們在璃國因為鑰匙才發生的戰爭,這把鑰匙,我們愿意送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和幾個人對視一眼,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。

    “有線索嗎?”云長歌問道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點頭:“我們懷疑鑰匙在柳府,但是也不敢確定。你們不用著急,我馬上就去請求皇帝放了你們,找東西的事情可以慢慢來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倒也不是很意外,要真有人無條件的要把他們救出去,他們還奇怪了呢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答應。”云長歌點頭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很明顯的松了一口氣,眼中帶了笑意:“那就拜托你們了。”說著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天剛蒙蒙亮的時候,地牢的門被打開,隨著微弱的光投進來,云長歌幾個人被放了出去。在外面,站著皇帝和衛薇安,在后面,是木府家主和柳府家主,以及——柳云仙。

    “長歌姐姐,我就知道你們沒事!”衛薇安歡呼一聲撲到云長歌的懷里,看起來比他們幾個還要高興。

    柳云仙氣的咬牙切齒,她就不明白了,不就一個賤民嗎,為什么三番四次違背她的意愿。好不容易把她弄進了牢房,居然還出來了。

    替她求情的人還是萬年不露臉的木府家主?她怎么不知道云長歌和木府家主什么時候有的聯系?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!”衛薇安防備的看著走過來的柳云仙,張開雙臂將云長歌護在身后,一臉的不高興。

    “讓開,廢物!”即使有皇帝在場,柳云仙也絲毫不收斂她的趾高氣揚,冷哼一聲,一把將衛薇安推開。

    衛薇安尖叫一聲就要摔倒,云長歌手疾眼快將她拉住,護在身后,一雙眸子冰冷:“柳云仙,你又發什么神經!”

    柳云仙站在云長歌面前,笑得燦爛:“既然你要玩,本小姐奉陪到底,看最后是誰弄死誰!”說著,揚起手就要給云長歌一巴掌。

    只可惜這只手還沒落下,就被云長歌一把抓住,狠狠的一扭一扯,伴隨著殺豬般的叫聲,柳云仙還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長歌姐姐好帥氣!”衛薇安興奮的拍手,雙眼帶著光亮。她弱小無能,不代表她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衛薇安你找死!”柳云仙氣得發瘋,直接催動靈力,綢緞沖著衛薇安飛撲過來。

    衛薇安嚇得愣在原地,兩只手緊緊的攥成拳頭,一副隱忍的樣子。

    云長歌同樣催動靈力,隨著橙色靈力噴涌而出,檸羞直接蹦出來,反應靈活的接下綢緞,用力一扯,隨著慣性沖到柳云仙的面前,狠狠的給了她一拳。

    柳云仙被打的眼冒金星,氣的就差吐血身亡了。一旁的柳府家主也站不住了,同樣催動了靈力——紫階。

    檸羞迅速后退,云長歌、陰黎晚和唐舞煙一齊催動靈力,將谷雨和衛薇安擋在身后。紫階的力量極為強悍,三人的修為都不夠,自然也抵不過。

    三人被強大的靈力擊潰,口吐鮮血反倒是他們身后的谷雨和衛薇安,一點事情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云長歌,你也不過是個任人宰割的可憐蟲罷了,垃圾是不配活在這世上的。”柳府家主說話很是張狂,一腳踩中了云長歌的手,狠狠的碾了一下,笑得殘忍又陰險,“既然你們想玩,我柳府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說著,他一腳踢開三人,帶著柳云仙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連忙去查看云長歌的傷勢,從懷里掏出一瓶藥,先處理了她手上的傷口,迅速包扎,這才將丹藥喂進三人口中。

    等三人勉強能動,這才緩緩的往皇宮寢宮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為何你要忍讓到這等地步?”木府家主看著皇帝,眸子里滿是不贊同,“那柳府就差沒篡位了,你看他們現在囂張的樣子!若不是云長歌,今日受傷的就是小公主了!”

    皇帝的眸子似乎有幾分掙扎,但很快又搖搖頭:“他們不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?”木府家主氣的拔高了聲音,瞪著皇帝,“你最好祈禱沒事!”說著就不再理他,而是看著云長歌幾人,嘆息一聲,“我們木府世代為醫,所以修為方面欠佳,并非不愿意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云長歌點頭:“我們自己實力不夠,怪不得別人。”她劇烈的咳嗽兩下,嚇得衛薇安連忙跑過去給她拍背。

    木府家主搖搖頭,又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皇帝一眼,一甩袖子,走了。

    幾人的內傷都恢復的很快,他們呆在皇宮里每日的吃穿用度全都有人送來,木府家主時不時的來探查他們的病情,還會送些補藥過來。

    三四日之后,云長歌幾人終于好了個徹底。

    這日夜里,云長歌沒有睡,就隱約聽到了門外的抽泣聲。

    她開了門,就看到衛薇安蹲在不遠處,蜷縮的很小,在哭。

    云長歌走過去,衛薇安驚慌失措,站也不是,走也不是,兩只小手捏在一起,很少是緊張的開口:“長歌姐姐,我……我吵到你了嗎?”

    云長歌搖搖頭,走過去,伸手將她扶起來:“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嗎?”雖然聲音還是冷冷的,卻透出幾分關切。

    衛薇安抿著嘴搖頭,那張小臉上眼淚斑駁,她吸吸鼻子:“長歌姐姐,像我這種廢物是不是一輩子都會被人欺負?”

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72_72995/2660482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