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修真小說 > 九天 >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殺與反殺

正文 第六十四章 殺與反殺

    周圍“嘩啦”一聲,不知起了多少議論。

    仙門新晉傳奇人物,小小年紀便一次掙得九千功德的仙門寵兒,堪稱最強新人的鬼影子方貴,居然在這大出風頭的時候形勢逆轉,直接惹上了陷害同門的人命官司?

    熊長老眉頭緊緊皺了起來,忽然向身邊的四位戒律堂弟子點了點頭,道:“綁起來!”

    那四位戒律堂弟子,立時取出了捆仙繩,向著方貴走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慢著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急忙抬起頭來,大叫一聲,向熊長老道:“光聽他們的,就不聽我的?”

    熊長老緩緩抬手,止住了那幾位戒律堂弟子,沉聲道:“你已親口承認,還有什么好說?”

    “張忡山是我殺的,但是我殺他,是因為他先想殺我,從一開始領這道符詔,姓張的就一直想著害我,到了妖谷之后,他就逼著我去當嬰啼的誘餌,謀害我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將自己在嬰啼妖谷的事情都講了一遍,叫道:“他都想要我的命了,難道我就由著他要不成?當然得反抗了,不過這嬰啼妖獸會在那時候跳出來一口吞了他,我可沒想到,這位呂師兄,你口口聲聲我說是我主動出手謀害了張忡山,也忒可笑,若真是我謀害了他,又哪里敢再回仙門來啊,更別說我還跑去救了同門……我還一下子救了八個呢……”

    說罷了這話,便挺起了胸膛,直迎著熊長老的目光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早在剛才出神之計,方貴便已想明白了對策。

    平時他很擅長順口胡說,但這一次,卻反要老老實實,只說真相。

    呂飛巖既然敢在這時候站出來,便一定會拼命證明張忡山是死在自己手里的,如今自己否認了,萬一被他拆穿,到時候自己再說些別的什么,便無人會相信自己了。

    所以,倒不如索性承認,只是一口咬定,是張忡山先殺自己,自己才反擊的,

    反正,張忡山雖然是自己殺的,但自己降伏了妖獸是真,救了同門也是真,如今兩邊爭執起來,仙門難道還真能憑著呂飛巖等人的一面之辭,定要治自己的罪不成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這小子居然沒有否認?”

    眼見得方貴一口承認了自己斬殺張忡山之事,呂飛巖眉頭也不禁一皺。

    他此前與葉真二人,謀劃良久,想到了各種可能性與對策。

    本來在他預想之中,當自己忽然站了出來,揭露方貴殺害張忡山一事時,方貴多半是會立刻否認的,畢竟在仙門之中,謀害同門是大罪,而方貴年齡又小,一遇著這種事,哪個不是下意識便一口否認,而只要他一否認,自己這個計劃便徹底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手心里,如今正攥著一塊影玉,是他最大的倚仗。

    此物可以映射影物,留在玉佩之中,以靈息摧動,便可以重現當時人事,早在嬰啼妖谷時,他便讓葉真悄悄的祭起了這塊玉佩,當時的目的倒不是為了對付方貴,而是想將張忡山把方貴扔出去的一幕留存下來,以后用來拿捏張忡山,教他忠心給自己辦事。

    當時倒沒想到,這反成了方貴殺張忡山的證據。

    倘若方貴直接否認了他殺張忡山之事,那么自己將這影玉拿將出來,便立時可以一錘定音,管教方貴啞口無言辯駁不得,其他的事情,也就隨著自己任意編排了。

    但如今,方貴居然一口承認了,這影玉倒不好直接拿出來,因為玉佩之中映了下來的,便是方貴與張忡山惡戰一番,然后將其打落妖穴的一幕,讓人一看,便知道不像是方貴直接暗算了張忡山,反倒與方貴所言的被迫反擊相似,拿了出來,對自己更不利。

    念及此處,便不動聲色將影玉收了起來,向葉真投去了一個眼色。

    葉真也顯然早有準備,方貴直接承認了殺人,使得他們原有的計劃不好施展,但各種言辭,卻也早有準備了,便故作悲憤之態,向前走出了一步,喝道:“方貴,說什么無意之舉,當真是笑話,我與呂師兄親眼所見,你還當著我們的面胡言亂語?莫說是你親手將張忡山師弟打落妖穴,甚至在他歷盡艱難,逃將出來時,還是你一腳將他給踢了回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說罷了,向著熊長老躬身行禮,又轉向了方貴,道:“至于所謂救人種種,呵,這可不正是你最大的破綻,顏之清師妹她們斬魔之地,與仙門恰是兩個方向,試問你降伏了妖獸之后,不回仙門,卻跑去那里做什么,你敢說你不是在畏罪潛逃的時候撞上的?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口,所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    仙門之中,人人都知道方貴救了顏師姐一行人,但他們究竟是怎么遇上的,還真讓人想不明白,這些問題平時不會有人去細想,但經葉真這么一說,便一下子說得通了……

    “逃什么命,我那是迷路了,誰讓你一見妖獸厲害跑的那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聞言,同樣也面露悲憤之色,與葉真如出一轍,此外更多了幾分小兒驚恐失態之色,叫道:“當時那妖獸生出了獨角,你和呂師兄一見就跑,還大叫著什么師兄弟們快上,我去布置陷阱拿他什么的,岳川師兄和朱子由師兄兩個沖了上去攔著嬰啼,我便是想逃,也被妖風懾住,逃之不掉,我們苦苦的等著你們回來,但等啊等啊,岳川師兄和朱子由師兄兩個都被妖獸給吞了,直到臨死也沒見到你們回來,我問你們,對得起他們的信任嗎?”

    呂飛巖與葉真聽得眉毛都跳了幾跳,心里暗道:“我們走的時候岳川和朱子由兩人一個死一個重傷,哪有什么上前去纏著妖獸,這小鬼說的跟真的一樣,我都快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說著說著入了戲,面色已有些悲涼:“當時我看著岳川師兄和朱子由師兄兩個被妖獸吞了,便對你們死了心,知道你們不會回來了,后來雖然我機緣巧合降伏了嬰啼妖獸,兀自害怕,也辨不清路徑,到處找你們不得,只能在深山亂竄,直到忽然聽到有人呼救,便見是顏師姐他們,既然是同門,又如何能袖手旁觀,當然要下去和同門并肩作戰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了這里,轉向顏師姐道:“顏師姐,你說當時是不是我主動沖下去的,倘若我真是想逃命,并不理會你們,直接走了,那么你可會知道我曾經在旁邊路過?”

    顏之清見得這功德殿前一片喧嚷,也有些糊涂,但聽到了方貴問起這個問題,便立時道:“此事我可以作證,方貴師弟著實一見我等遇危,立時沖將了下來,命嬰啼妖獸困住了中階魔妖,又自己一劍護住了七位同門,一戰之下,斬殺魔怪數十匹,就連最后的中階魔狼,也是死在他的劍下,如果他不主動出手,我們直到全軍覆沒,也不會知曉他在左近!”

    周圍眾同門聽得她說的誠懇,不禁有些神往,想著方貴從天而降的一幕。

    方貴心里也對顏師姐大起好感,忍不住挺起了胸膛,向周圍眾同門感慨問道:“大家來想想,倘若我方貴方老……倘若我真是想要畏罪潛逃,怎么還會主動救人?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候,熊長老忽然慢慢開口,緊緊皺著眉頭,道:“你說呂飛巖與葉真二人,眼見妖獸生出了獨角,轉身便逃,只留了岳川、朱子由與你三人,既然他們兩人皆命喪妖獸之吻,那么你小小年紀,又是如何活了下來,并且將妖獸降伏了的?”

    方貴聽得熊長老問之問,立時道:“憑本事!”

    熊長老道:“憑何本事?”

    方貴叫道:“憑養豬的本事!”

    周圍眾同門聽了,心里皆升起了一個想法:他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!

    倒是旁邊的執事,聽到了這里,便快步來到了熊長老身邊,低聲說了幾句,熊長老聽到了后山“開山妖王”這個名字,臉色微微一凝,便低下了頭來,踟躕不語……

    ……這么說起來,那小子居然真是養豬養出來的本事!

    旁邊的呂飛巖可不知熊長老聽到了什么,但他見勢不妙,也急忙開口:“回稟長老,我當時眼見妖獸厲害,不得不與他拼命,前后施展了金光御神法,笛音控獸訣,大轉清心法等數道神通,還祭起了諸般符篆與法器,最終雖然將嬰啼妖獸打傷,但還是不敵,臨危之際,還是葉師弟不忍看我命喪妖獸之口,強行拉我離開,至于后來的事情,我便不知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似乎是牽動了傷口,輕輕咳了幾聲,道:“我這身傷,可……可不是假的啊!”

    周圍眾同門聽了,皆竊竊議論不已。

    方貴聽了,心下惱火,暗罵道:“臭不要臉,說的跟真的一樣……”
  http://www.qtdxpt.live/37_37612/30976141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dxpt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